【Tyrael/Izual】凡世之轮 (1)[想到哪写到哪]

*时隔大半年我终于写了个什么

*希望回家前能写完我想参加SLO8的无料

*全文大量参照秘术师小说《萤火虫》,设定中英雄只有一个人




The Wheel of Trivials


1.

他还记得战争刚结束时的一个下午,罗拉斯在血沼泽的某个地方摔了很严重的一跤(他自称的,泰瑞尔想,他的右脚踝上有几个明显的小型怪物牙印),给半个新组成的赫拉迪姆带来了一个休整的机会。西玛奇的傍晚在摆脱了歿天使的阴影后依然昏暗,风穿过教堂回廊和营地篝火的声音依旧凄厉,而涅法雷姆依旧忙着铲平地狱,把疲于奔命的气息远远带离了这座饱受摧残的城市。


——这恰好构成了一个很适合啤酒、炖菜与闲聊的傍晚。


罗拉斯挣扎着挪向艾莲娜,他的伤腿吊在巫女为他制作的魔法支架上随着他的动作在空气中轻轻摇摆。林登曾偷偷试图在支架上搭纸牌塔,寇马可发现了他的企图后愤怒地哼了一声,差点把纸牌都吹到双子海的另外一头去。


“我想我还有一件事需要找你帮忙,”他顿了一顿,又小声加了一句,“美丽的女士。”


桌子上的其他人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有些奇怪地(狡黠地,不怀好意地,寇马可事后告诉泰瑞尔应该怎么形容这种神情)看向这个年轻的战士,等着听他的问题。只有对人情世故还不怎么理解的当事人和泰瑞尔不以为意地继续吃碗里的炖菜。


泰瑞尔没有听清楚罗拉斯问了什么,但他还是表达了一下兴趣,把这当作用以“熟悉人类”的经验。


艾莲娜耐心地听完他的请求,耐心地想了一想,甚至找出了她的咒文书翻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抱歉地冲罗拉斯笑了。


“我想我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研究怎么帮到你。为什么不等传言中的英雄回来后去问问她呢?在这方面她总是乐意伸出援手的。”


“呃,我觉得这点小事不好意思麻烦她……”


林登闻言冲他喊道:“你可真会讲话!”


一件有关于魔法的请求,一件罗拉斯提出的事,一种李敏(Li-Ming)会感兴趣的玩意,泰瑞尔刚刚有了那一种不祥的预感,就注意到现在所有人的目光已然落向他了。


“但现在,我想泰瑞尔先生应该为此对你道歉。”古代少女转过身来,对着没了翅膀的天使笑了起来。她的笑容非常真诚。


罗拉斯虚弱地做了一个想要阻止什么的动作,但是为时已晚。他想要艾莲娜做一个计时器,提醒泰瑞尔什么时候需要吃饭,什么时候需要睡觉,每次吃饭应该吃多少,在什么地方睡觉会导致第二天着凉。


这确实不是泰瑞尔的过错,他从前有以千万记的年岁去培养不眠不休的习惯,而且不幸的是成为人类后他的第一个榜样是几乎不眠不休的涅法雷姆。作为离他最近的侍从,罗拉斯需要照顾他的衣食起居(一开始不用,后来泰瑞尔因为消化不良而找药剂师帮忙了几次后就需要了)。艾莲娜提醒他,人类的意志力比天使要弱很多,他们经不起三心二意的考验,罗拉斯疲惫的眼睛和自东方来后受过的大小伤,很可能是因为泰瑞尔而分神。


这是他第一次感到歉疚,还是别人教给他的。但是他当时没有用心去想这件事情。他对罗拉斯保证之后会注意,对方瞪圆了双眼,但很快恢复了放松的状态,加入了其他人关于修缮城门和开设浴场的议论。林登试图借艾德鲁因去赌场,因为他怀疑正义之剑能够押中会胜利的那方,而寇马可指出正义之剑只会切碎那些用以谋财的工具。


就在一切都没什么进展的时候,李敏回来了,她看起来像即将到来的冬季一样轻巧而简洁,拿手的护甲魔法依旧像雪雾一样环绕在她的身边。但她胯下的马看起来就不那么愉快了:她身后坐着扎尔,上半身全部包着绷带,腰间有一个鼓起的包,看起来像是沉默着的洪巴特。李敏左手抓着缰绳,右手拎着足有一人长的包裹。她骑着马过来,示意寇马可帮她腾出一块空地,把那包裹扔了下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冲向餐桌,给自己倒了一杯麦芽酒。


她是在城门附近的荒野里偶然见到扎尔的,死灵法师阴沉着脸说,而李敏正试图用魔法把他从马鞍上移下来。他当时出了些意外。如果李敏再迟来一会儿,或者更饿一些,他现在一只能用的手恐怕也没有了。


专心吃饭的英雄并没有领会到扎尔不言自明的谢意,她丢给泰瑞尔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伊瑟瑞尔给你的,”丢给寇马可一个长条形的布包。“伊瑟瑞尔给我的,但我可能用不到它。”


那块天使的符文石一经落入他掌中,就发出了浅蓝色的荧光,伊瑟瑞尔温柔起伏的声音从光中传出,让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


恢复了秩序天堂再次响起乐音,水晶拱顶将会迎来新的天使,但恶魔的气息仍然没有从这里完全消失,英普瑞斯认为泰瑞尔或许应该对此负责。


伊瑟瑞尔的发言和他的立场一样中性,和他的的职责一样隐晦。泰瑞尔看向寇马可手中的布包,而光明的骑士低下头,请他来解开这个谜。


泰瑞尔还未揭开那人间的纺织物便已经知道伊瑟瑞尔送回来的是什么了。他收回手,看着疑惑不解的寇马可。


“你可能需要再长高一些才能最好地发挥它的威力。”


李敏拍了拍骑士的肩膀,打开了布包,水晶剑蓝色的光辉映在每一个人的眼睛里,他们的酒杯中短暂地浮起了一层寒霜。


“命天使说这是你打造的。”她崇敬地对泰瑞尔说,伸手握住了带有护手的剑柄。碧蓝怒火比她的一半身高还要长些,她没有办法很好地挥动这柄传说中的符文剑。


泰瑞尔知道伊瑟瑞尔指的是什么了。


TBC

评论(9)
热度(18)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