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龙枪】双子星 (!Crossover)

*一个脑洞,多年前的

*它就只是个洞而已啊!

*雷斯林&洛基的曼哈顿日常



1.


橙红色的夕阳被城市拥堵的薄暮折射成浅灰,投到高层建筑边际模糊的窗口里。洛基一边漫不经心地在口袋里摸索他公寓门的钥匙,一边回忆着阿斯加德那燃烧一样的黄昏。

他的室友,被他窸窣动作磨蹭得不厌其烦,生怕他还要挨个试每一把钥匙,终于摸到了离沙发不远处的施法材料——说实话,雷斯林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不直接喊一声——对门外的神族而言开门仅仅需要一个念头。

黑袍法师不太理解为什么他要和洛基呆在一起;他掂量着手中来自异星的魔法书籍——有一本比他的手臂还长上一点儿——如若不是他已经忘记了日常滔滔不绝的洛基究竟在他弯弯绕绕的演说中提出过什么样的约定,又或他马上就能掌握神域人的魔法,简直想丢开它们一走了之。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困扰他很久的问题的答案:要到哪一个位面才会有一个比卡拉蒙更烦的家伙?

洛基趁室友腹诽的功夫,忙着把他带回来的东西分类放进冰箱,然后轻轻拿出雷斯林中午做好的食物塞进微波炉里。他回想着那个如何让微波炉消音的咒语,侧过脸偷瞄埋头书中的法师。对方的皮肤颜色比伊敦花园的秋日还要耀眼,但他知道这可并不是什么好的赞誉。

“你到底在干什么?”

预感到洛基绝不会给他一秒钟的消停,雷斯林终于在听到一声巨响后忍无可忍地抬起了头。

“龙舌兰。” 对方格外言简意赅地回答。酒精的味道随着落在流理台上的瓶塞溢满了整个房间,仿佛把雷斯林拉回了许久以前那些个有着醉汉(有一个但凡看到他就会清醒一点)、长着雀斑的女招待和面色不善的旅客的小旅店。

等洛基翻开整个冷冻层找出了他小马形状的冰格,接好了自来水握在手里15秒速冻后放进倒好的酒液中,气氛重新回到了尴尬的沉默状态。雷斯林这会儿早已习惯对方把惊人的天赋浪费到无足轻重的事情上,不再翻着白眼念玛济斯的名字了。

“你不要尝一下吗?”邪神端着他们仅有的两个玻璃杯,把微波炉里拿出来的盘子固定在身前不远处的空气里,顺带还换上了他可笑的家居服——绿色的,看着像一棵营养不是很良的树。

“别看了,我呆一会讲给你听吧。入乡随俗一点,在这个世界人与人的互相关怀是非常重要的”

雷斯林刚刚整理好的思路重被打断,忿怒地白了他一眼。他只能报复性地想象洛基年老之后口齿不清的样子,因为对方并不会在他眼中衰老。

“……我弹一下手指就可以烧掉这些书,你知道吗?”洛基挑衅一样地从他对面挪到他身边。“毕竟我几乎能把它们背过了。”

“听着,”黑袍法师摸了摸放在沙发旁边的法杖,他感觉到龙爪上的水晶正兴奋地发着光。“如果你再这样烦我——我们大陆上的神被我消灭过几个,你知道吗?”

洛基咧开嘴角促狭地笑着弹了弹手指,盐罐叮当作响地挤开橱柜的门飞入他的手中。他拉过对方握着法杖的手——那天赋的力量确实不容拒绝——先倒些盐粒,然后撒一点柠檬汁,把流体琥珀一样的酒淋上去。雷斯林翻出一些沙子预备直接揉进他眼睛里,冷不防对方抬起自己的手腕,顺着龙舌兰流淌的方向把盐舔了个一干二净。他金色的皮肤在洛基的牙齿之下逐渐开始泛红,就像此刻天边正在消沉的太阳。



2.


雷斯林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把整个下午的时间浪费在看电视上。他也没有料到他会有对新鲜事物丧失兴趣的这一天。但是毕竟沙发、空调和下午茶的组合征服过太多人,我们来自克莱恩的法师——大半生苛责自己如同一根将断的弦——对此更是缺乏抵抗力。

他动了动蜷在身下的左腿,咬着牙等着麻木的感觉增强而又消退,原本搁在沙发上的硬皮书随着他身体的轻微颤抖而滑落在地。电视凑趣一样在这时发出了一阵尖叫一般的声响,开始插播广告。雷斯林的额角抽痛着开始抗议,催促他伸手去找躲在靠垫底下的遥控器,但他依旧没法把视线挪开。

其他的频道几乎整个上午——他并不愿意回想这个上午是如何消失的——都在滚动播放同一条新闻,曼哈顿很丑的一栋高层建筑被人炸得像一团煮烂的紫甘蓝。一开始是眉飞色舞的实地记者,装作对一件每季度都会发生的事情情激动万分;然后是镇定自若分析犯人心理动机的江湖骗子;最后则是言简意赅小心翼翼的政府发言人,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热衷于他们毫不了解的东西。

最终这唯一对时事新闻漠不关心的电视台也也屈服了,为雷斯林做了一个不太艰难的决定。

“本台独家消息,今天上午斯塔克大厦爆炸事件的嫌疑人目前已在复仇者联盟控制之下,并暂时不会交由政府处理。亿万富翁托尼斯塔克,众所周知的钢铁侠刚刚证实——”

洛基从屏幕左侧模糊的监控录像镜头中一闪而过。他身上黑色的皮革外衣已经不成形状, 头发散乱地偏向一边,至于他的神情——大多数情况下即使他本人站在雷斯林面前也照样难以辨明。

但他想,邪神可并不需要他来担心。

雷斯林再度回神的时候遥控器已经重新出现在他手中,而每个电视台的播报大同小异,无一例外是以这个姓斯塔克的人并无诚意的即兴讲演作为结束。被他没来得及换下的战衣上反光刺激到,有那么一瞬间,过去与现在的主人相信他感受到了一点未来涡流的方向,好像这个谜的答案将会出现在几次心跳之后。

他安静地等到了几声门铃响。平时洛基会用魔法遮掩掉他们公寓的大门,“为了保护偶尔会上门的推销员”。但今天他确乎无暇他顾了,雷斯林不确定这个咒语是否还有效。他把玛济斯法杖藏在门后,轻轻拉开了一条缝。防盗门上有个猫眼,但雷斯林不太爱用——主要归功于他室友常常耍的无聊恶作剧,就是每个世界的小孩都喜欢的那种,敲了门又不见踪影。

黑发的神明暴躁地推开了门和正准备开口的雷斯林,跌跌撞撞凑到沙发边上坐下。他手抓过的布艺靠垫上留下了一道颜色很重的血迹, 向外洇成一小片。

雷斯林从浴室里拿出毛巾沾了水递给他,从背后架着他往上拉免得他从沙发上滑下去。洛基顺从地任由他动,但他简直沉得跟死人一样,雷斯林试了一下就放弃了。

无人理睬的电视还在重复播放刚才的新闻,洛基看着电视里正被人铐起来的自己,饶有兴味地对着身边人咧嘴笑了起来。

“原来你这么关心我。”

“这样说来全世界都很关心你。”雷斯林不动声色地回击。“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阿萨神刚刚恢复的自信神色重又消失,好像并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我那好心肠的哥哥帮了我一把。”他像是突然想起手里还有毛巾一样,拿起来擦了擦自己撞破的额头和眼角。

“那他为什么没送你回来?” 雷斯林从没听洛基提过自己的兄弟。正如他也从没跟洛基说起过卡拉蒙——毕竟卡拉蒙并不在这里。他们平时说过不少话,但都刻意避免谈及自己。

洛基回过头对着电视屏幕,用毛巾捂住了上半张脸 。雷斯林等了一会儿,有点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似乎是又发布了什么新的消息,主持人的声音比刚才更加激越。

“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他。”

是的,屏幕上有不少人,想从他们中间挑出一位神来并不困难。况且他的装束即使对于雷斯林而言也略显浮夸了一些——金色的头发,红色的披风,活像神话书的蛋彩插图。

“雷神索尔是你的哥哥?”

“他自称的。我只是他家族众多俘虏中的一个。”洛基平静地回答他。雷斯林确信曾有不少质疑过他跟他哥哥为何不像的人死在他手底下。

电视上面目模糊的雷神正愤怒地抓着弟弟的肩膀,他喊了一些雷斯林听不懂的字眼,另一只手里闪着电光的锤子对着摔倒在地洛基的肩膀砸下去。那振聋发聩的声音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让他们注意不到他最终还是偏了一下只在地上留了个坑。

雷斯林不需要问洛基是怎么样逃出来的了。想必现在这位神明的眉头将皱得更紧,正在应对自己战友的责怪——又或者复仇者们体谅他的心情,刺痛他的只是他兄弟的欺骗。

有短短的一瞬间雷斯林想到了他自己的哥哥,每天早上他都要花点精力把卡拉蒙从自己脑海中驱逐出去。他突然觉得不太舒服,胃里好像进了一条鳟鱼。

并没有什么好联想的, 雷斯林对自己说。唯一算得上类似的估计就是如果他和卡拉蒙站在一起,洛基也绝不会想到两人是兄弟。

他并没有绝大多数人以为的那样不近人情,雷斯林不太情愿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们只是看到卡拉蒙偶尔惊叫起来喊着自己的名字,而现在卡拉蒙可能还没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克莱恩了——雷斯林想回去,但把指望他哥哥这个未免太不切实际——雷斯林却没有办法阻止自己想要拿出龙珠看看哥哥在做什么的念头。

洛基关掉了吵个不停的电视,看了正在走神的雷斯林一眼。他的上半张脸被毛巾压得太久有点发红,青紫的眼圈肿得不那么明显了。他弯腰拾起被雷斯林遗忘在地上的书,放回对方的膝盖上。

他已经换掉了撕裂的外衣和弄脏的沙发靠垫,踩着拖鞋去冰箱里找东西吃。

“你是因为雷神所以才到这里来的?”

洛基开冰箱门的动作僵住了。“不是。”

雷斯林耸耸肩,重新翻开了看了一半的书。洛基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过很明显,他不会再说更多关于自己的事了。

“你最近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吗?”

“没有,”年轻的法师有点心烦地回答,说不上是因为洛基的问题还是书页划伤了他的手指。“我看不明白这本东西讲的是什么,它对提到的魔法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正端着杯子往卧室走的洛基回头看了看他手中书的封面, 略带歉意地假笑了一下。

“这是一本华纳的小说,主要讲的是爱情悲剧。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混进去的……”

神族也会看爱情小说来消遣,这和雷斯林的印象有很大差异。

“很奇怪吗?”洛基随意晃着杯中的液体,里面的冰块发出细微的碰撞声。“不过看起来你好像没有爱过什么人。

“难道你有?”雷斯林有点想念刚才那个窝在沙发里沉默的神,虽然他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能再出现。

出乎意料的,洛基稍微点了下头。雷斯林顺着他没有再抬起来的眼睛看过去,视线停留在他胸前睡袍开口处一块渗出血的淤青上。

“而且我觉得值得。” 他笑着补充,雷斯林背后有点发凉。




TBC

评论(2)
热度(21)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