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The Other Way Around (1)

The Other Way Around


 

      

  *一个好三月生日快乐

  *全员生存的第三部承花

       *会有年龄差操作

       *最近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如果有评论的话会高兴一点……



 1. 


  

  昏迷的人往往会做出无意识的动作,发出无意识的声音,大概他们模模糊糊的脑海里,除了对未竟之事的执念就是想着怎么样才能醒来。就像溺水者在肺部充水下沉坚持不懈地往某个方向挣扎。花京院典明从来没有接触过重症病人,但借着一些从小说或电影里看到过的情节,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不知道算是幸还是不幸,这个会迷惑一般人一辈子的错觉只蒙混了花京院几年。他在失去意识很久后(究竟是多久,他自己也无从得知)首次睁开眼睛看着病房粉刷一新的天花板和米白色窗帘时思绪相当清晰。他还能记得一点——就在刚才,他好像是站在故乡的小路上,天上飘着雾气一般的细雨,西风很冷,透过学生服的缝隙灌进他的身体。但他的双手却持续散发着暖意。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前方路边有青瓦屋顶的宅子,熟练地打开栅格围栏,踩着草皮上并不明显的小径穿过庭院。花京院其实不认识屋子前的那扇门,也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他只是径直地走到门口。


  黄梨木门的漆看着很新,只是上面落了厚厚一层灰。花京院在伸手的时候有些迟疑,而就在这时,有人自他身后轻却沉着地说了一声“去吧”。对方已经在那儿很久了,却像等到此时才终于下了决心似的。


  他耸耸肩,不再觉得迷惘了。门是虚掩的,没费他多少力气去推,那里面是一片眩光。等花京院终于回过神来,他已经套着病服躺在抬起十度的病床上了,记忆还没有完全回到他的小脑袋里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哪个部位还能动;很多管子从闪着光的机器上伸向他,也有很多管子令人尴尬地从他身体里伸出去。他带着氧气面罩,嘴里还塞了一块防止病人咬断自己舌头的什么东西。房间东北角的玻璃窗开了一点儿缝,青草和泥土的味道随着风飘进来,吹着窗帘不停摆动。承太郎黑色的帽子正好也出现在那个方向的视野里。他趴在床边,一起一伏睡得很熟,脑袋枕着自己的胳膊,反握着花京院的右手,让它保持手心向上——那只手的手腕上有一个方便接吊瓶的留针,因为长时间接触医用胶布,皮肤已经发黄而且皱起来了,温过的盐水和糖水从那儿日以继夜地一滴一滴流进他的身体。


  花京院试着发音,然后发出了一点类似于“嗬”的音节,又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想叫醒他。他有很多问题想问,有一些是他还不知道的,另外一些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记得清楚的。


  承太郎看起来还不错,更好的是他看起来和他们上次分别的时候差不多年轻。花京院又试着挪动自己的另一只手,他想的不多,毕竟能在这个不良高中生睡着的时候摸摸他脸的机会也是很少的。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左手上也插着吊针,


  结果第一个发现他醒来的就不是守了两天一夜的空条承太郎了。前来查房的护士极其镇定地确认了一下他是否有意识,脸红扑扑地跑出去了。她小心而安静,花京院怀疑比起自己她更加在意承太郎。花他不解地看向她消失的门口,而没有让他等太久,波鲁那雷夫同门差不多颜色的头发就从虚掩的门缝中出现了。


  先是以标准姿势抱着伊奇的法国青年,他们的感情变得出乎意料地好。然后是表情激动的乔斯达先生,穿着不太像他的正式衣服。最后是如常严肃的埃及占卜师,今天看起来也像是刚刚从热带回来,身上有一点太阳和沙漠的味道。


  花京院握着床边的护栏想要坐起来打个招呼,他是那么的激动,以至于氧气面罩因为急促的呼吸而充满了水汽。他刚才恨不得立即起身,但现在他突然觉得可以从容地再多躺一阵了。波鲁那雷夫一个箭步冲过来想要扶他,却被乔瑟夫从后面拉住了。他张大了嘴,正要问些什么,发现伊奇也咬着他的裤腿将他向门外拖去。阿布德尔站在门边向病人挥手致意,然后用眼神示意他疑惑不解的朋友,连伊奇都比你懂事。


  花京院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应这份周全的体贴,但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向正在关门的乔瑟夫点点头了。


  时钟哒哒地跑过九点钟,太阳升得足够高了,橙黄色的日影从窗边溢进昏暗的房间。有着金黄色轮廓的承太郎终于醒过来了。他抬起头,额角上全是棉布床单的花样,鼻梁附近还有个微微发红的扣子的印。他扫了好好躺着的花京院一眼,但直到他低头去看手表时才意识到他的朋友正用紫色的眼睛看着自己。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什么需要的吗?”他努力地让自己清醒过来,趴着睡半宿确实并不好过。他的腿也麻了,在下意识站起来的时候打了个趔趄。


  “我很好,”花京院听到自己说,声音有点哑“你能帮我把氧气面罩拿掉吗?”


  承太郎探身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温度计,迟疑着还是回绝了他。


  “屋里湿度太小了,再忍耐一下吧。等到今天迟些时候把你的插管都去掉就好了。老头子他们这时候也应该来了,我出去看一眼。“


  他这样讲着便要起身,却不知道为什么和花京院一起又多晒了几秒钟太阳。


  ”我还需要你给我解释一下,“躺着的红发青年问道,声音带着一点儿雀跃。


  ”我外公会跟你详细讲的,“承太郎立刻回答他,眉头也在不经意间皱起来了。他回避着这个话题,好像他已经思量多时:事情非常严重,并不适合同一位刚复苏的重症患者谈论。


  ”乔斯达先生是要跟我解释这个吗?“花京院扣紧了他们交缠着的手指,举到两人面前。承太郎被他抓住了,没有办法像上一次那样潇洒地背过身去,只是又用手拉低了帽檐。


  ”同样的方法不能敷衍我两次,JOJO。“


  但承太郎毕竟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他活了二十年——有惊无险,从容不迫,什么也难不住他,他回应说:


  ”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讲清楚的事。“


  花京院典明松开他的手,摸到了病床的遥控按钮,在承太郎终于能站起来并出门喊乔斯达先生进来之前把床的角度调高了40度,隔着氧气面罩吻了吻他的面颊。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TBC


  *灵感来源(点进去看喔):三门太太的这张http://weibo.com/5246710321/BwAuYrdA6


评论(11)
热度(43)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