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 Charon

*写给太太(画外音:次成这样,你凑合一下……………………………………………………………………)



Charon (卡戎)*



承太郎几十年里总是走走停停的。


在回归带附近扬沙的阿拉伯半岛也好,临港的安静杜王町小镇也好,蓝色的海上或者他白色的SPW办公室也好,好像总有人在哪里等着他去找,总有事等着他去做。


可说起来,命运开始前的十七年,那安稳单一、只属于自己的时间在他的回忆里反而更加模糊。


他想了一会儿其中缘由,终于还是无计可施地闭上了眼睛。风把他外套上的海水吹干,把他短发间的血迹抹去,给他闲暇去摸摸口袋里的烟和火柴是不是还能点燃。


承太郎站在漆黑空旷的世界尽头,跟所有来过这里的人一样听着不间断的潮骚声。这些大同小异的安静噪音将把他期待的东西带到他面前,而他只用决定一下四周是否太暗需要一盏风灯。





花京院典明去埃及旅游之后看完了亡灵书的译本。倒不是说他对放在展览柜里的莎草纸残片有多大兴趣,而是他觉得生前信什么神话,死后经历那些故事的可能性更大些。


与让自己孤独的人一同终老、一同去往地狱、一同接受审判,花京院怎么也不想接受东方神话里的结局。比起来作为灵魂独自淌过沼泽和鳄鱼池寻找安宁的埃及神话温柔很多。


结果同样荒谬的希腊神话却因为他那时没遇到自己的俄耳普斯*被抛到脑后了。




乔斯达家的血脉继承人见过的异象可以写出好几本书,但其中最为处变不惊的承太郎也完全想不到冥河的渡船上会有啤酒。


来接他的人对让他等了半个多永恒那么久毫无愧意,摆出一副“还不想见你”的架子。


——但不论活多久我总是要来啊。


他躺在比自己长不了多少的船上,脸稍微一侧就能擦到他船夫的小腿。


天空与河面一样映出粼粼灵魂的波纹,承太郎手里香烟的一点火光倒更像是星星。他也就趁着这一点亮肆无忌惮地看向对方十七岁的脸。


死后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二十五年前去世的恋人,连上世纪的少女漫画都不愿意用这样的桥段。花京院却好像对这二十五年后重逢时些许默契的沉默相当满意,摇着桨也不低头。


最后还是承太郎拍了拍身边的空地要他凑过来,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在对方脑海中声如洪钟。花京院潮湿的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待他把最后一口烟吸进肺里,若无其事地凑过来吻了他,既无急躁亦无期待,好像上一次这么做是在昨天下午;他忙着回应,忙着去揽对方的腰,一时也想不起比这更自然的事情。




——承太郎知道我们会去哪儿吗?


——啊啊,不知道,但我已经受够什么天堂了……*


不知道发生过什么的花京院托着腮看向枕着自己腿的恋人。


——我的天堂倒不在别处呢。


桨早被他丢到水里去了,任由汨汨不息的河把船带走,但水中翻滚的灵魂不太有耐心,翻卷起来淹没了两人。


——待会儿要是能出去,路上可别回头啊。


他听到承太郎这样吩咐,不禁笑出了声。




*

“那么花京院之前平时都做什么?”波鲁那雷夫边问边有点焦虑地来回扭头观察周围有没有蝎子,嫌他吵的乔瑟夫把脑袋缩进睡袋去只留一个缝通气。 

承太郎因为肩膀太宽半个身子露在外面,被有点凉的沙漠夜晚搞得不厌其烦,恰好听到了这没营养对话的后半段。


“我是学生啊,也就打打游戏,出去旅游,之前都是胡乱过日子的……”



*end




* 希腊神话的中冥河的渡河神,也是冥卫一

卡戎质心其实在冥王星外,两颗矮行星是伴星

*俄耳普斯就是那个自杀了去找冥王要老婆的希腊英雄,结果带出来的时候他老婆非要回头看……就出不来了

*第六部里敌人的替身


评论(7)
热度(25)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