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兄弟】Fluffy Tale (毛球物语)

*最后一篇旧文了估计放完了就没了可以取消关注了

*HE

*神兄弟幼年

*比较无聊

*我好喜欢小时候的loki啊 TAT







1.


  阿斯加德的小王子捡到宝了。

  他每个清晨都会拿着母亲挑选的书到寝室外面的草坪上冥思练习魔法,然而今天他那因为心静而灵敏的耳朵听见了草丛里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他以为是大个的金龟子在扑棱翅膀,或者两只喜鹊争夺食物。他蹑手蹑脚凑过去,撩开粘着晨露的青草--

  一顶姜黄色的皮毛帽子放在沾湿的地上,洛基以为自己眼花了,竟然看见它有规则地一起一伏。他伸手想把帽子拾起来,毕竟就像不是每只狐狸早上起来都能发现面前放着一锅土豆汤,他的国度虽有魔法,却不允许他常常在后院发现一顶皮相还不错的帽子。

  他的手指刚凑近了一点,甚至没摸出来它有多厚,那顶“帽子”便懒洋洋地抻了个懒腰,顺势展开身子抱住了他的手腕接着沉沉睡去。早起的黄鹂鸟儿站在不远处的槐树枝条上,饶有兴味地看着僵在那里的洛基,婉转地清清喉咙准备唱歌。



  2.


  猫在九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是什么珍稀生物,只不过它们都入乡随俗地发生了一些变化。米德加德的种类繁多还总跟当地的狗过不去,约顿海姆的体型和毛发都赶得上狮子;华纳人养猫做宠物,不过他们审美极度刻板,导致猫的毛一代代变得更长,坐在地上经常被人误会是一块地毯。

  至于阿斯加德,不光是猫,动物们要是没有个预言、喷火、修墙或者被吃了以后一夜间再长出一身肥膘的本事,都不好意思赖着不走。皇宫和城区也没什么老鼠,所以亚萨人就把大多数猫留在了他们的郊野和疏林地区和狍子们争食。至于它们为什么没有变成更为迅捷的大型食肉动物,可能是因为平时忙,没有来得及研读达尔文的名作吧。

  总之,那天洛基从讶异中反应过来,试图将手抽回失败后,便轻轻地放下书,将那只历经重重困难迷路至皇廷内院的猫抱了起来,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猫比他想象中的皮毛帽子沉得多,手感也更柔软。好在它还是迷迷糊糊打着盹,一动不动抱着很方便。洛基被压麻了的右手折在猫脂肪不少的肚皮下,只觉得非常温暖。



  3.


  最近一段日子天气好,诸神之父奥丁回笼觉老是不小心睡过头,一家人就不凑在一块吃早饭了。

  侍女莉卡帮小王子端来香肠、面包、煎蛋和掺了薄荷的牛奶,把头一天换下来的衣服放到洗衣篮里,一边收拾床铺一边看着洛基在房间另一头的桌子上用餐。他吃得非常仔细,先把蛋白切下来沾酱汁,再把半熟的蛋黄卷在烤面包里;莉卡堆好床上的靠垫和毯子,把天鹅绒枕头拍松软,她想到另一位王子,洛基的哥哥索尔,他小时候总是把蛋黄蹭到脸上,后来就改吃全熟的煎蛋了。

  她回顾着王子们成长的历程,微微有些跑神,准备抓起枕头边一个小小的黄色毛料靠枕丢到靠枕堆里去。莉卡常年洗衣做饭的手捏痛了蜷在那里的猫,它低沉地咕哝了一声,然后回身并不怎么凶狠地在莉卡胳膊上挠了一把。

  闻声丢下餐巾和刀叉跑来的洛基顺了顺猫咪蓬起来的毛,带着歉意问她有没有受伤。

  “没关系,殿下。”吓了一跳的莉卡轻轻欠身,慌忙拉下袖子遮住了白色的几道爪痕,有些担心地看着床上蹭着王子掌心的猫“我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养——”

  “有段日子了。”洛基不着痕迹地撒了谎,他仰头看着侍女,展示了一个很天真的微笑“请帮我再拿一些牛奶来,另外,不要告诉别人可以吗?”



  4.


  日影从南方的小窗里投进来,橙黄色涂了洛基一屋子。他坐在扶手椅上做上午老师布置给他的文法作业,不过那些华纳诗句今天格外难以理解,他总是写写停停。

  最后洛基还是站起身来,开始在房间里找早晨那只猫。

  他去上课的时候虚掩了门,窗户也没有关严,还在床边放了浅碟倒进牛奶。即使猫在他回来的时候没有变回一顶生猛的毛皮帽子——虽然没有人知道,洛基还是有些不能直面自己早上的愚蠢想法——他也没有对它会留下抱太大希望。

  他白色的床单上有不少毛和好多小脚印。碟子里牛奶只剩一个底,而旁边的窗户玻璃上有一个椭圆形的白色印子。窗没开,洛基轻手轻脚绕道书桌后面,衣柜和换衣服用的屏风之间的狭小空间内,蹲下身子扭过头看着家具的底下。

  最后他眼睛迷了灰,蹲得头晕腿疼站起来的时候,发现那只猫正趴在不远处他放脱下来的晨褛的篮子里,扒着篮子的边缘向他挥动爪子,兴致勃勃地喵喵叫。



  5.


  “我该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洛基舒服地陷在扶手椅里,他把猫认真地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手指抓着它颈子上的毛想找找有没有名牌或者一切能证明它主人的东西。

  当然,找到了他也不会送回去的;他很喜欢这只猫,而猫恰巧似乎也中意他,弯起尾巴扫着他的手腕。

  “你不会说话?”他异想天开地问了一句,又自嘲地抿着嘴笑了。对方不明就里地用蓝眼睛盯着他看,小鼻子轻轻皱了两下。“好像你真的不会……那我先看看你的性别再决定。”

  洛基误会了一件事情,猫确实不能说话,但它似乎听得懂自己说的通用语言。他仅仅做了一个揉它肚皮的动作,正准备轻轻把它翻过来,在一片绒毛中找找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突起,猫咪却警觉地拱起背张口去咬他的手指。

  “嘿——”

  小王子用力抽回了手,手肘却碰掉了堆在旁边的一摞书和卷轴,顺势带倒了插着钢笔的墨水瓶。猫听到响声嗖地跳下了桌子,免得墨水沾到毛上。等到洛基收拾好东西,摊开作业重新开始做,不再理会它的时候,它才若无其事又小心翼翼地跳上来。洛基手里拿着笔在书上随便画圈,装模做样过了好一会才又伸手过去,直接让它肚皮朝天倒在羊皮纸上。

  索尔有两只丑得要命的小山羊,天父有能预见未来的乌鸦;甚至亚萨有些战士也养了鹰和知更鸟。他们之间都有一定的魔法契约关系,会在主人需要的时候来帮忙,可洛基不知道这只有点胖的猫能帮到他什么。所以它可能也不需要一个响亮又富有深意的名字让世界之树的每一个分支都记住它。

  实际上,洛基不想让别人知道。不管是人还是东西,越多的人知道了就越可能不属于你了。



  6.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差不多一个星期过去了,那只猫还在洛基的屋里。洛基在洗衣篮里面装了个小枕头,做了一个简易的窝,不过其实它喜欢的是原来装在篮子里的晒好的衣服。平时小王子上课或者外出时就把窗户打开方便它出去闲逛,吃饭的时候会剩一点鱼或者别的给它——厨房发现洛基最近吃得多了不少,还在高兴王子终于向他哥哥看齐,决心长得更加强壮一点了。洛基从图书馆拿了一些关于动物习性的书回来,想查查除了爱吃鱼和讨厌被逆着捋毛这种无底鸿沟都知道的习性外猫还有什么别的特点,但书里只说它们唯一的通性是可能不告而别。

  一直没有人过问洛基有关猫的事情,每天莉卡来的时候它都躲在外面;皇宫的守卫要不是没看到它,要不就是觉得无所谓。事情这样子持续了好几天,洛基的心不知道该提着还是放下去,或者干脆偶尔迷糊在猫收起爪子,用肉垫踩他时的温柔里。

  他开始习惯被陪伴的生活。这个伙伴不会将他绊倒,更不会让他脸上沾上泥巴。比索尔的好。



  7.


  进一步发展是在周三的晚上。傍晚时分南方的杜尔山顶有一场雷暴,整个皇城的玻璃因此咣咣作响。洛基原本打算等天黑下来后去室外,趁着自然元素活跃的时候练习他新学习的魔法,制造出一点萤火虫一样的亮光。不过地平线上最后一点紫红色消失以后,屋外面雨下得如同瓢泼;电光闪烁来去,震耳欲聋的雷声接连炸裂,窗户上大片雨滴毫不停留地滑下去,洛基几乎看不到外面是什么样子。

  最后他还是换上了睡衣,拿着需要读的书掀开被单钻了进去。他没有擦亮床头用来照明的荧石,而是默默念了一条咒语,看着些许黄豆大小的光点从他手心逐渐升起来,晃悠着慢慢散满了整个房间,像星星一样停留在天花板上。洛基试着调整了一下它们的位置,组成一些记忆里星座的样子。

  洛基犹疑着是要看书还是躺着欣赏与自我欣赏一下就睡觉,突然注意到床边篮子里的猫对刚才飞来飞去的亮点毫无反应,而是听着窗外的雷声焦虑地挠身下的垫子。他伸出手重新变出一个光点凑过去,猫咪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但没有理会他的逗弄,把前爪搭在他小臂上轻轻叫唤了几声。

  “想上来吗?”洛基以为它是一时兴起,等了一会手上还是沉甸甸的,就探出身子握着猫的爪子看了看。昨天他偷着帮猫洗了澡,梳顺了打结的毛,虽然对方对水有些抗拒,但是看着它从大块毛巾里伸出的干净的爪子洛基非常满意。

  “看来今天你没有去草坪上,”他揉着粉色的肉垫,然后将它抱到了床上。

  “你害怕闪电和打雷吗?”洛基问。左手在黑暗里摸索到猫的耳根,用他没有指甲的指尖轻轻抓了几下。平日里它很喜欢洛基这么干,但是这次它瞪大的眼睛看着窗外,并没有回头。

  “我小时候也害怕,”洛基索性侧身躺着,另一只手环在他沉默的听众身前。他没有意识到其实他现在也是在小时候。“那时我偷偷溜出去找我哥哥,告诉他来陪我。一开始的几次他躺在我身边,没有聊几句就睡着了;过了一阵他跟许多人——他跟父王和母后以及他的一大票朋友提起我的胆量不足以应付雷电和风暴,是他照顾了我。而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他曾经被一只跑得稍微快了一点的土拨鼠吓得跳了起来。”

  被摸了一阵的猫好像放松下来,下巴舒服地枕着洛基的胳膊。它还是面朝着窗户的方向,在洛基停止说话后伸出舌头舔了舔他露出棉布睡衣的手腕。

  “后来下雨的时候我就去找我的老师要一些他调制的合剂,掺在睡觉前喝的牛奶里好快点睡着。索尔——我哥哥在某天晚上带着枕头敲我的门问我还需不需要他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来嘲笑我的,不过我把他轰走了,他在走廊里走路居然没有穿鞋……从那以后过了几年,我除了觉得打雷很吵之外也不会再害怕了。”

  这时一道很亮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夜空,在那一瞬间甚至能看到乌云顶上的穹顶,洛基反射性地抓起一边的被子把自己和猫裹在里面,好像这薄薄的几层能够保护他们免受接踵而来的雷声的惊吓。

  他的猫被夹在他的臂弯里,躁动平息了下来。洛基想它可能是累了,现在推它回到篮子里有点残忍,而且抱起来还很暖和,偶尔在床上睡应该也没有问题。他从被子里探出头,猫也从里面钻了出来,身子正对他的肩膀。

  不久在梦中的洛基依稀又被惊醒,黑暗中一双澄澈的蓝色眼睛盯着他瞧,里面隐约带了电气。



  8.



  那只篮子又回到原处做它放衣服的老本行了,里面的垫子现在放在王子有垂幔的床上。

  洛基留在自己屋里的时间变多了,尽管他说不上来是什么缘故。

  不过很快他还是发现和非人生物相处的一些问题:一只善解人意的猫到底还是一只猫,如果你需要它来陪你,那么在它需要的地方满足它也很重要。

  洛基觉得这很公平,尤其是在伙伴不能说话的时候更需要体贴的对待。但是——

  他今天在温习功课的时候他的猫——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一个人喂的猫大概这样叫也可以——从窗台上轻轻一跳四平八稳地站在了他弯下去的后背上。而我们的小王子不经意差点被摁得撞在桌子上。他挺直上身想让猫知难而退从他背上下来,对方却索性蹲在他的肩头,用毛乎乎的爪子拍他的脸。

  “你想出去玩吗?”洛基抓起它颈子上的皮毛把它放到桌子上,然后起身推开了窗户。

  “去吧,如果你幸运,这边有麻雀给你吃。”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猫没有理会他礼貌的敷衍,在桌子上伸了个懒腰把洛基的书和笔记都丢到了地上。

  最终洛基还是没有和它出门,不过这样的举动为它赢得了洛基大腿上的位置。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像我哥哥;”他用空着的左手捋着猫的背,想着前天夜里的那双眼睛“当然,他没你这么容易妥——”

  钢笔划在羊皮纸上的沙沙声戛然而止。



  9.


  弗丽嘉有一点点讶异她的小儿子会在下午茶的时间走神。作为无所不有的天后,她最值得骄傲的宝物之一便是刚满十二岁就展现出惊人天赋的洛基。亚萨皇族中有天赋的人比中庭语言类学校里女生的比例还大,但比起其他人,洛基拥有许多孩子都欠缺的优点。

  她时常这样想着,带着赞许的眼神看着洛基;不过今天她注意到幼子几乎没动面前的红茶和碟子里的苹果片,眼睛盯着瓷质的茶壶出神。

  “洛基?”弗丽嘉隔着木制圆桌轻轻叫了他一声;洛基听到她的声音,机械地拿起壶给自己添了些茶,但他的杯子几乎是满的,琥珀色的液体溅满了丝绸桌布。

  “洛基!”弗丽嘉加大了音量,一边站着的侍女不由得伸直了脖子看向这边。洛基这才恍然回神,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对——对不起,母亲,我刚才在想别的事情。”他笑得很得体,又有些拘促,抬起眼不自然地看向天后。

  “你不舒服吗?还是今天的课程出了什么问题?”弗丽嘉关切地问到。

  “没有,我很好,加拉德先生的课也很好。”洛基维持着嘴唇的弧度,更加刻意地去看母亲的眼睛。他今天的魔法课程其实非常糟糕,加拉德教他点蜡烛他却让烛芯爆炸了,熔蜡糊了对方一脸。

  不过这不是他走神的理由。

  “那是因为什么呢?”弗丽嘉没等他回答就接着说“我听说索尔——”

  “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好的,请您不要多心。”

  天后看着他脸上慌张的表情,最后还是点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示意她的孩子可以离开了。

  


 10.


  洛基向图书馆跑去,皇宫中寂静的回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曲折漫长。他的皮靴在大理石的地板上不停打滑,和弗丽嘉晒太阳喝茶时额头渗出的汗珠流到脸颊两侧;但他没有理会这些。

  负责整理书架的老图伦带着一厘米厚的眼睛埋头在他没完成的书目索引里,都没有来得及跟飞奔而来的王子打招呼。

  洛基抱起他需要的那本书,打开旁边一扇窗户翻到了室外——有些东西不能让魔法初心者看见,就算他是贵族——但天长日久图伦终于放松警惕随便他转悠,他也像大多数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见习法师一样,将他掌握不了的东西记了个七七八八。

  ——两周前,索尔在练习场把他仰面摔在了地上,自以为是地担心他会因为在故纸堆里埋成个书呆子。于是他在房间里熬了一夜用书上的方法做了一块魔法水晶。只要将它摔碎在别人面前,那里面凝聚的水雾就会把对方变成一只——书上写的单词洛基也不认识——什么动物。

  但他那块水晶释放了一阵浅紫色的浓烟就消失了,索尔不明就里地问他又耍了什么把戏,而洛基大声骂了他几句尴尬地落荒而逃。

  他不想见到索尔是因为赌气,尽管现在他已经不再生气了——但是索尔两个星期不来找他让他感到别扭得多;上午他突发奇想犹疑着去问范达尔有没有看到索尔在哪里,对方竟然说也很久没见过他了。

  如果说一个跟弟弟赌气的王子去哪里了这个问题太难了的话,一只亲人无主又绕过迷宫一样的围墙跑进洛基花园的猫是怎么来的的答案就明朗起来。




  11.


  “索尔……?”洛基抱着那只猫,两手撑在它的前腿底下把它抱到眼前,仔细盯着它的眼睛和胡子,猫受不了和他大眼瞪小眼,努力伸爪子去摸他的鼻子。但当他想到这只猫可能是他哥哥的时候,又轻轻把他放到了床上那本书旁边。

  当然暂时不要让他想到他还让猫在他腿上睡觉这种事比较好。

  “是你吗,索尔?”洛基又尝试着问了一声。可是他分辨不出来猫抬头看着他是因为听懂了他的话还是以为自己在叫它。

  “如果是就点点头好吗?”

  对方对他的话毫无反应,走进了一点躺在他面前,翻过身来示意他挠挠自己的肚皮。

  洛基在书里找着魔法的解法,希望能把他哥哥赶紧变回来。愧疚和后悔在他心里堆得摇摇欲坠——除了在索尔回来的第一时间和他道歉,他一时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挽救方式:那是他的哥哥,阿斯加德金色的王子索尔,有可能是未来九界的主人;虽然他有时候对索尔的所作所为有些生气,但他们在一起快乐的时光多得洛基找不到该从哪说起——而他因为没有赢过他的哥哥就将他变成了一只猫。

  他明明记得当时他跑开的时候索尔还在身后望着他;算算时间,在索尔被他变成猫和猫被他捡到中间隔着两三天;他哥哥可能就在草丛里趴了两三天。

  洛基找到写着解除魔法的咒文的那页,抽抽不知道什么时候堵住的鼻子,把手放在索尔现在毛茸茸的小脑袋上开始读那些拗口的音节。他不确定自己之前那个有些偏差的法术能不能被顺利解开。

  最后一个音也发完了,猫还趴在床上喵喵叫着。洛基又念了一遍,同时也在等咒语生效。

  然而索尔还是没有出现。眼泪从他眼眶里接二连三地掉出来,他哆嗦着抱起面前的猫,穿上鞋往弗丽嘉的卧室跑去。

  


  12.

  
    洛基在走廊上就遇到了天后,她穿着参加晚宴的礼服满脸笑意。

  “我正要去找你呢,洛基。”弗丽嘉看见他,加快了脚步。

  洛基紧紧抱着怀里的猫,它不舒服地挣扎了一下,四只小爪子蹬着洛基有些涨的胸口。

  “你怎么哭了?”弗丽嘉弯下腰帮他擦了擦脸。而准备回答的洛基恰巧哽住了。

  “没关系,我想这个消息一定能让你高兴起来。”她揽住儿子的肩膀,不由分说带他到一扇门前,把他推了进去。

  “这就是我下午想跟你说的事情,不要忘了结束后换好衣服来一起吃晚餐,今天你可以吃得很快然后去做点别的事”

  “你的猫看起来很可爱,你给它起了什么名字?”天后笑着在他身后掩上了门,而被她提到的猫终于挣脱了洛基的胳膊跳到地上跑过拐角看不见了。
  

  他追着猫冒冒失失往前跑去,房间并不大,墙壁和家具也看起来格外熟悉。南边的床上放着好几个背包和一件脏乎乎的外套,而屏风里面有人悉悉索索地在换衣服。

    猫又本性难移地往洗衣篮里跳去,让他不禁想起如果那是索尔的话怎么会对脏衣服感兴趣。

  屏风后面的人听到声音就跑出来了,衬衫的扣子还没系好。而洛基的大脑也从当机中恢复过来,想起了这里是谁的房间。

  他哥哥愣愣地看着他,又愣愣地看着旁边的猫,手还机械地忙着对付扣子。满头金发像一窝草一样支楞着,在夕阳的斜晖中尤其闪耀。

  “洛基……”他支支吾吾地喊了一声,走到床边像是要拿什么东西给洛基,发现他眼圈红红的又停下了。

  “对不起,”索尔看着洛基,毫无根据地道歉。他两手环在弟弟身体两侧,不知道该不该现在拥抱他。

  “你怎么…………你先别哭啊……”

  


 13.



  那天晚饭的氛围着实不对,平时会吵嘴的兄弟低着头像赶时间一样拼命往嘴里塞。洛基切牛肉的力道快能砍碎盘子了。

  奥丁转头问弗丽嘉是不是他睡的时间太长错过了什么事情,而天后让他自己去打听。

  正餐结束后还有宴会,兄弟两个趁着人多溜到了外面,一直跑到中央庭院的草坪上。他们像以前一样默契地配合着在口袋里装了不少刚摆好的点心。

  那是一个不怎么浪漫的晚上,没风也没有星星。索尔和洛基坐在地上分着战利品,他们对彼此的口味挺了解的,也不需要说多少话。

最后还是索尔嚼着华夫饼干先开口。

  “那只猫是怎么回事?你养的吗?”

  借着不远处宫殿中的灯火,他看见洛基的脸色变青又变红最后恢复正常,好像他刚才问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是我养的,我还给他起名字叫Thor,”洛基摆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不怎么认真地回答他“它非常听话,也有点像你,如果你再不回来的话,我想——”

  索尔用胳膊肘戳了戳他弟弟的肚子让他别再瞎编。两周前他因为洛基和他生气跳上了一艘商船,偷偷跟到奥尔夫海姆的贸易港散心;不过很快他的身份就被心细的妖精发现了。他们邀请他去皇城和其他风景优美的地区游玩,送给他不少礼物——索尔给洛基解释他这几天做了什么的时候也给洛基看了看,而他除了一些细碎的小玩意之外还挑走了一顶滑稽的毛帽子——然后通知亚萨的王后将他接回去。
    
   至于洛基那个失败的魔法——他被书上的插图误导了。那其实是用来召唤幻兽攻击敌人的;只不过他的那只除了肉垫能使人心软实在不具备攻击性。

  “我还没有在奥尔夫海姆好好呆过,不过你看起来胖了一点,估计不会让人失望的。”

  “你说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所以我不是特别有心情四处转悠——而且湖泊森林和石头山也很无趣。”索尔这些天心情确实有些差劲,听到洛基说自己还长胖了不由得分辩了几句。

  洛基把最后一块奶油泡芙塞进嘴里,含糊着回答他。

  “……你难道还真信了吗?”
  

  

  

  

  

  
  

  end

评论(10)
热度(57)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