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兄弟】Drown Me Like the Time (猫生伴侣)

*猫化洛基

*现代AU

*我是猫党

*些许无趣






Drown me like the time











Thor抱着两个最大号的超市纸袋子,用小拇指和胳膊肘打开了自己家门。他经常需要这么干,因为他总是忘记带买好的布袋。

特别是布袋被新来的小猫当成厕所之后。


虽然Thor已经尽他所能租了最大的房子,客厅还是会挤得像五点钟的高架桥,塞满了软垫和篮子,让他看不清前面的地板。他手里的纸袋已经有点潮湿了,里面装了从冷柜里拿出来的沙拉蔬菜,现在最急迫的事情就是冲到厨房找到流理台——

Thor还是踢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它尖声叫起来,迅速地跑进了屋里。留下摔倒的Thor和掉了一地的食物和猫罐头。

白色的带棕黄花纹,Thor已经忘记自己给它取名叫Jane、Joey还是Jessie了,总之这一只并不是长住户,呆到主人预约的日子就会被送回去。Thor只要保证它吃得不多不少,毛球吐得正常也不生病就好了。

他本来是宠物店的员工,受够了那些买小动物回去又不管不顾任凭儿子虐待的父母,辞职开了一家没什么生意的小店,托管小动物,顺带卖些玩具和口粮。

Thor不是很理解那些宁可每周付他80美金也不愿自己研究研究猫的生活习性的人的想法,但最起码他们没有随意把养不好的宠物丢在城市的绿化带里,这已经能让人理解社会的进步了。

一开始他租了个很大的店面,每天晚上安顿好那些动物就回家睡觉,后来有一天那儿的水管爆裂,污水泡了Thor的机箱和木地板,他就干脆把它们都带回家里,让本来睡笼子的都享受星级待遇睡他的沙发和床。

这样做有好处也有坏处——他的客户增多了——但他能选择的范围大大的缩小了。



因为Loki在家,或者说,因为Loki偶尔会回家,吃掉他开封但是没吃完的一切鱼类制品。


*


他第一次和第二次带其他动物回来的时候Loki都不在,但第三次的时候简直是一场噩梦——金鱼被吃得一干二净,鹦鹉的毛秃了一半,一只可卡狗躺倒着自己把自己勒在了沙发腿上。
而他的Loki,唯一属于他的那只,蹲在冰箱顶上等他回家开开冰箱门做饭,像是一个下班的丈夫要妻子为他递拖鞋那样。

猫都是善妒且不好哄的,它们心思那么复杂,一天到晚伪装正在晒太阳但其实却是要谋划下一场诡计。起码Loki就是如此,从他长成之后,从没有持续一周不给Thor添麻烦。他捉老鼠扔到Thor朋友的汽车后座上,乱丢他的牙刷牙线和耳机,在他要参加夏令营的时候装死,等他放弃之后又活蹦乱跳出去玩得找不到影。他在Thor抱他的时候抓他的鼻子,可如果他蹭Thor裤脚的时候Thor稍微没有理会,家里的窗帘和沙发套就会被当磨爪器使用。

但就像每一个少年和他们的宠物一样,Thor还是在Loki的陪伴下度过了很多快乐的时光。他们一起看无聊的电视节目,每十五分钟就要插播三分钟广告的老电影,Loki会在他睡着后伸爪子乱摁遥控器,有时候会因为声音大吵醒他,有时候会摁到待机键和他一起睡在沙发上。Loki的身体很温暖,他从没有因此而感冒。后来Thor考了一所离家很近的大学,每天开着二手车来回。他不常和女友出门去城里玩,不管是他最喜欢的那一任还是不怎么喜欢的。他在家用笔记本打游戏,听吵死人的摇滚乐。Loki则想尽方法同他捣乱,堵住通风口把显卡烧蓝屏,摁Thor不需要释放的每一个技能键,悄悄拔掉电脑的电源。

Thor的网友非常惊讶他总是在开尸体的时候掉线或者炉石,他们固执地认为这个坚强的战士是因为不善言辞和谦让而不是“我的猫在发脾气”。




*

今天Loki没有回来。但这两天可能要下雨,万一他被窗户关在外面又会生气很长时间。他生气决不是消失不见很久很久要Thor去找,这种小猫的伎俩他玩腻很多年了,而是就坐在屋里Thor看得见的角落却不吃东西也不给他碰哪怕是走进一点。一直持续到Thor亲自下厨,和他分吃一份鱼肉烩饭——他还会直勾勾坐蹲在桌子上盯着Thor盘子里的鱼肉等他挑出来喂。

给它开一罐金枪鱼你自己坐在那吃白饭不可以吗?

不可以,他甚至不会看一眼。

那你干脆等他让步,我从没听说过有人会这样惯坏一只猫。动物的本能总会战胜它们的理智的。

……

不可以。他绝不会这样做的。

他对自己说。


*

把客人的猫往回带以后Thor惊讶地发现Loki默许了这种行为,好像他知道Thor是靠这个养他俩似的。要知道从前自己身上哪怕有一根别的猫毛,他也会耍脾气故意当着自己蹭别人的裤腿好些天。新来的猫咪看到Loki可以睡他身边,可以上桌子吃东西和进厨房后都会孤立他,对他发出不友好的嘶嘶吼声。而Loki给脸地只是装没这回事,还任由他们抢不多的猫粮,把猫砂掀出盆去。

除了有一次他早上没睡醒觉得有东西隔着空调被踩他,就随手捞了一把放进被子搂着,却发现Loki正站在床头——那只倒霉的猫从他怀里掉到地上,挨了好些下挠,仓皇滚了出去。


Thor忘了最后他做了什么丧权辱国的事情才哄好了Loki,总之没到以死谢罪和不再睡觉的地步。



*


是不是应该找人上门把窗户改成朝内开,把锁扣装在外面,这样他就可以自己开窗户。然后买一台那种容积大到可笑的冰箱,在里面插一些三合板,开一扇宠物专用门。

似乎不行。Thor看着一沙发和地上横七竖八的猫嘀咕了一句,关掉了网购页面。最为万幸的是Loki分辨不出来自己的香波和别的猫的是一样价格的,只不过甜味略有不同。

他伸手摸了摸离他最近的猫深灰色的颈子,挠着它耳朵后面的那块毛。猫咪发出舒服的呜噜噜的声音,抖了抖身子。Thor的指甲修剪得很及时,他习惯用柔软的指肚对付同样柔软的小家伙们。

有些贴在一起闹,有些散在不同的水碗边喝水,有些同磨爪器玩得很开心,还有些撕扯着大袋的干猫粮袋子,好像它的利爪能应付厚实的塑料纸。它们确实不太喜欢屋里低矮的天花板,但是外面漆黑的夜和呼啸的北风让这些娇生惯养的猫望而却步。

是的,家乡那边的猫咪如果遭到冷遇会渐渐变野,因为它们不太懂怎么讨人喜欢,怎样撒娇耍赖,展示它们漂亮高贵的一面。它们只知道无度地和同类争宠,只知道弄死老鼠来取悦主人。这一招失效后它们就会找个有食物有水的小地方藏起来,日复一日跟自己和全世界过不去,再也不回家,再也不亲近人。多半时候主人家里会有太多猫,所以多谁少谁往往不那么重要。

而在城里没有猫主动选择这么做,尽管这儿的流浪者更多。它们渐渐进化得学会顺从和妥协,但没有进化到不自由毋宁死的地步。它们仍旧争取地位,却也对平等欣然接受。

Thor能感到一种微妙的平衡,他知道它们是多么聪明骄傲的生物。但他仍旧好奇自己背过身去的时候,它们究竟会怎么样表现。是放下心来更加没有形象地玩耍,还是打着算盘也在推算自己的想法呢。


这一切无非是令他想起Loki,不论是类似或者相反的地方。


*

他做这一切也无非是因为他害怕某一天真的要失去Loki了。就像他曾经以为的那样,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到时应该忘记他还是记得更加牢靠。


*

当时Thor打包好行李,联系了出租中介和工作单位,拿着车钥匙下楼的时候决心装作是出个门,就这样从Loki常呆的地方走过,遇见了就像平时那样过去摸两下,最好不要有眼神接触,免得被发现。

然后他的计划全盘落空,Loki趴在他的二手车前盖上,绿色的眼睛眯成平时一般大小。他终于没能鼓起勇气再赶Loki走,因为他无从想象以后他回来时Loki会如何。

Thor把他的猫放在副驾驶座的篮子里哦别问篮子是怎么回事天知道他是准备去了弄只新的还是看到旧篮子想起Loki小时候睡觉的样子有点想哭就一并打包了,扣上安全带,放着King of the road 沿着47号高速一直往北。

中途他和Loki一起下车放水,然后去快餐店吃饭。Loki对炸过的鱼肉不怎么感兴趣,全店的人都停下来看这个金发的大个子如何细心地对付一只猫。清洁工走来说先生恕我冒昧但是为其他顾客着想,宠物不可以带进来的。而他摘下头顶的棒球帽扣在Loki头上,把他嫌弃的面包皮塞进自己嘴里

“这是我兄弟啦。他只是有点矮。”

清洁工大方地笑了笑,真的被他打动了,而Loki却抗议地喵了两声。



                                     

*

旁边带着女儿的母亲问Thor能不能和你的猫咪合个影,他正准备说我不清楚他会不会配合,猫就已经轻盈地跳上了小姑娘的肩头。

是的小姑娘叫做Jennifer,他记得那么清楚。

*

后来就没有什么后来了。Thor朝八晚五工作,情况和之前上学没有区别。

Loki也是偶尔出现和不出现,他们还是会错开那么一点。

一开始他总担心Loki会不适应,这里没有老鼠,没有麦田和可以爬的树。

但其实最不适应的是他自己,他每次被其他宠物猫环绕的时候都这样想着。

有什么东西偶尔还是让他难以接受。理智点说就是他们仍旧不可分割但总让自己惴惴不安。矫情一点……Thor实在太爱他的猫了,这是一种不是很甜蜜的负担。

他想过如果自己带女朋友回来Loki要是也那么生气的话他们是不是就算滑稽地相爱了,等等从前的时候Loki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他从不和姑娘在家过夜,Loki不能面对面挠她,只能在他走前躺他车轮前面胡闹一会儿。

而Loki在发情期过后会偶尔带着食物跑掉,喂喂不知在哪的孩子。他们那儿没有黑色的母猫,所以那些小猫崽多半是奶牛花。他没见过任何一只跟在Loki身后回家。


现在呢,他还是不知道他在外做些什么,遇到什么样的猫和人。他仔细地去想这一点的意味,最后也不过是徒劳无功。

Thor曾经为他们之间的不平等非常难过,他感到愧疚,为他的自大和冷漠后悔万分。然而最终公平仍然留下了解决不了的问题。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Loki会绷住他的裤腿爬上他的膝盖,尾巴尖扫过他的手背。


*

Thor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是二十岁。对于正常人而言已经挺晚了。

他隐约记得自己更小的时候因为这个大哭撒泼过,然后抛到脑后。

事情的开头是Thor有几天没见到他的猫,偏偏又不知道自己为何心神不宁。他出门去找,当时真的下着雨,猫却宁可和同伴躲在桥洞下也不肯和他回去。鞋和裤腿都脏乎乎湿透了,他抓住Loki脖子后面的松软毛皮拎他起来,然后脸上不偏不倚挨了好一下,三道血口子从左耳划到鼻梁。

是谁说我有全世界而他只有我的?

Thor跟给自己上药的老妈抱怨。他吃痛后把猫扔出去了,那声惨叫让他觉得耳朵比脸更痛。

第二天天天晴了,他和朋友一起出门的时候被问起脸上的伤真的不是女人抓的吗。

你有养猫?我怎么没听说过?

隔壁班的新面孔看着他,眼里一副不相信的神色。见Thor不答话他们又聊起了别的什么话题,不是基佬也养猫养了难免被抓一切都算不上什么重要问题不是吗。

是啊,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说起过了。

我那时几乎就快把他忘记了,然后幸好最后想了起来。他谢绝了朋友车他去宠物店再买一只在打折的阿比尼西亚的建议,奔回桥洞底下翻那些破塑料布铁桶垃圾箱,白天猫不在那里聚会,任凭他折腾也毫无结果。

没有人理解他,他们只觉得要帮忙也无从下手。他妈妈则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十年了,一只猫能有十年陪在你身边已经很慷慨了。它毕竟和你不一样,这是上帝决定的。

当初你们把他送给我的时候说他会陪我一起长大的,因为家里只有我一个小孩。你们教我认真对待他,而不是当成一件玩具。

Loki那么聪明,它可能会自己回来的,你放心我们这儿从来没有那些该死的猫皮收购商。

他点点头,脸上的伤因为乱碰又疼了起来。

其实我们都以为你不在意Loki了。她顿了一顿,不管怎么样,听你自己的。

于是Thor就再一次去了那个该死的桥洞,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打算道个歉再把他的猫死死摁在怀里。他压根不去想没可能。

奈何晚上的桥洞还是空无一猫,他坐在自己制造的废墟之上,把脸埋在腿上。他开始一遍遍地回想和Loki在一起的日子,他开始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认为自己不再在意他,而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不在意。他想一只猫和他一起吃饭睡觉看电影,一起在屋外面疯跑,那时候Loki轻轻一屈身就能跳上将近一米七的冰箱顶,推翻上面的花瓶。而他究竟还能活多久是不是那么的重要,时间是让他们不平等的罪魁祸首吗。

并不是,偷懒给他喝不喜欢的脱脂奶的你才是。


Thor睁开眼睛,夜里的风绕过他的金发飘到不知哪儿去。明亮的白色月光照着他面前小小的一洼没干透的水渍。Loki瘸着一条后腿走过来,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看。

然后一如初次见面之时那只刚睁开眼不久的小家伙,他的猫凑近了用湿漉漉的鼻尖蹭了蹭他,和他一同确认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爱和付出会让一切都平等。他父母在他小时候问他们为何我的没有个和我长得更像的弟弟的时候敷衍了事地用报纸上的句子回答他。



*

第一个月结日过去了,Thor挨个把宠物送还它们的主人,房子里只剩下他和Loki。

他贴墙坐在自己的后腿上,青绿色的眼睛在一片黑色中那么分明,像一副随意却引人注目的油画。他比那些带蝴蝶结的长毛猫漂亮太多了,如果我能说服他拍那么多照片不往我的镜头上丢妙鲜包的话他会成为名猫的。


Loki在家里猫开始变少时就留下来了,他身上有夜露和汽车尾气的味道,出人意料不是很难闻。Thor仔细地为他擦了擦嘴边被食物残渣粘住的毛。

他还是在Thor面对电脑时百般阻挠,揪鼠标垫或者踩显示器开关。Thor抱怨过,那人说你要对它负责任有耐心,教它该如何做不该如何做,而不是一味的把自己的意念强加给它。

Thor纠正对方是他而非它,然后说我只是在抱怨,并非希望他真的变得不像他自己,即使我希望,他说,也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Thor唯一怵的所谓平等的问题,他分辨不出Loki之前和其他猫一起吃干猫粮时不高兴的样子是因为想吃鱼罐头还是单纯的……牙齿开始受不了。还有Loki不再直接跳上桌子而是要先跳上他的大腿是因为喜欢他还是膝盖问题。有些事情是怎么都不能改变的,比如最长寿的猫能活多少年。

虽然这个纪录非常争气地显示为1978至今*,Thor仍旧吃饱了撑的地想着能死在对方后面是好还是不好,在天堂的路上等一个将来的人生伴侣,会不会特别的漫长。

Loki像爬树一样顺着棉布睡衣爬到他肩头半轻不重打了他一巴掌。他顺势关好电脑,和猫一同滚到床上。

以前睡觉时他们会一起喝点温牛奶,但现在家里只有脱脂的,还是忘记这件事吧。


因为第二天早上醒来Loki会出现在被子上面或者下面、枕头上还是留在他怀里并不视牛奶决定。


                                                                                                    End*


*注:加菲猫

评论(5)
热度(21)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