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兄弟】Hide & Seek

*AU(普通人家兄弟)

*魔幻背景

*童年时代

*HE

*Lamia是一种和美杜莎外表差不多但功能不尽雷同的怪物

*早期黑历史……




  “星星在看着你
  
  月亮在看着你
  
  她们只为好孩子指路
  
  云雀飞向树梢
  
  兔子自顾自奔逃
  
  林间的叶子知晓我的去处
  
  笑着却不开口……”


  
  Loki轻轻从树干后探出头来,有一片黄透了的叶子擦过他的头顶,发出了断裂的轻响。碎块有些顺着他打理整齐的头发落进他的领口,但是他不敢伸手去动,而是小心地望着西方他哥哥在的那个方向。
  
  Thor的头发是金色的,外套是红色的,像是秋天的森林。但他比森林好辨认的多——有很多人盛赞他金发的色泽以及他们母亲的纺织手艺,但Loki觉得那纯粹是因为森林是祥和安静的存在,他哥则是聒噪的化身。
  
  Thor还是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倒是太阳擦着地平线缓缓闯了进来。


  


  中午他们坐在一起吃加了牛肉碎的馅饼的时候,约定谁输了便实现对方一个愿望。Thor的脸颊因为吃得太急而圆鼓鼓的,没多想就答应了弟弟的条件。
  
  “你说了算。”他想要展示给喝汤的Loki一个微笑,但力不从心地噎到了自己。
  
  同往常一样Loki让他的哥哥去找他,每当这种时候他哥哥那几个吵吵嚷嚷的朋友也都要来玩,让这个约定变得不是那么公平。但是管他呢,Loki想着,Thor不厌其烦地强迫自己出门已经很不公平了。
  
  兄弟俩结伴出门的时候,母亲也像是往常一般叮嘱他们不要太晚回家,所以他们都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Thor从来不在这件事情上用心,而Loki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躲藏才能让哥哥死心认输,跟他要来自己喜欢的那把匕首。
  
  他们的父亲在两个月前Thor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从市集上找铁匠定做的那一把,刀鞘上还有银线装饰,Thor珍惜得不得了,偶尔在餐桌上用来切肉也会立刻拿去擦擦干净,Loki从没见过他在别的事情上这样用心。
  
  他并不讨厌自己的生日礼物,但那些加起来都显得没有他哥哥的好。
  
  从Thor还没把脸埋进手臂开始哼歌数数的时候,Loki就站得离他尽量远,那首歌谣没到一半,他就从其他玩伴惊讶的目光中跑向了森林深处。




  
  “你还没有找到你弟弟吗?我已经有些饿了。”Sif担心地望着跑了好远却一无所获的Thor。他黑头发穿着灰绿短上衣的弟弟今好像特别为难他,Sif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没有,我已经把那边的林子跑了个遍,直到东边的溪谷附近。”Thor的声音里满是挫败,跑步让他的胸膛起伏不停。“他不可能跨过小溪,那边的森林太密,我们从没进去过。”
  
  他看着村子方向,太阳的余晖和炊烟弄得天空雾蒙蒙一片。
  
  “我要不要陪着你找找,可能你漏掉了一些地方。”Loki一向不会被意虚张声势的做法引出来,他要等到别人的手拎起自己的领子才认输。他也绝不会因为无聊玩腻了而放弃,好几次差点被落在森林里——只有这一点上,他像他的哥哥。
  
  “不了,你该回家去了,”Thor用手背蹭蹭脖子后面的汗水,用力甩向铺满落叶的林地。“叫着他们几个一起。我再去一回。”
  
  “Thor,我不觉得你——”
  
  金发的少年打断了他朋友的话头,那圆脸的勇敢的小姑娘正气鼓鼓地盯着他。
  
  “Donna婶婶会生我的气的,她本来就不高兴你跟我们出来乱跑。而且今天我一定得亲自找到他,不然这事情就更麻烦了。”
  
  我妈妈不是生气我出来玩,她只是不喜欢你弟弟而已,而你到哪儿屁股后面都跟着他。
  
  Thor看着还在坚持的Sif,伸手顺了顺她被风吹乱的头发。
  
  “我并不是因为你是女孩子才这样说的,我相信有你在我会更快找到他,嗯,你今天倒吊在桦树枝上也很高明……请帮我给我家里带句话,就说我们会晚点回去。”
  
  他偏过头用眼神向对方做了最后的告别,没注意Sif哭笑不得的表情,回身跑向了来时的小路。
  
  没有被茂密枝叶遮挡的地平线附近,荧惑星在灰蓝和橘红融合的天幕上隐约可见。





  
  Loki拉紧了领口,免得风灌进去太难过。现在已经太晚了,他的哥哥还没有来找他。
  
  Loki原本一直竖着耳朵,等着远处的Thor喊一声“你在哪儿我实在找不到啊”再奇迹般地出现在他哥哥眼前。他喜欢看Thor不甘心的眼睛。
  
  他自己也发现今天有些闹过了头,附近的树木有好多他不熟悉的品种,可能他是跑到了林子变密的边界——他的傻哥哥肯定会花很久才能找来。
  
  太阳已经完全消失了,周围越来越冷,Loki没有穿外套出门,他觉得那样会让他容易被发现。所以现在他难以抑制地在发抖,嗓子也有些痛,不知道是因为渴还是因为要感冒了。
  
  看在老天的份上!哪怕Thor稍微发出些什么声音他也会立刻跑去,最起码他可以说听错了,糊弄他哥哥是他最在行的事情不是吗,就算Thor坚持说自己输了又能怎么样呢,耍几天赖再陪他去钓次鱼他就会忘了这件事情。
  
  退一万步说,他哥哥能想到的要求没什么是他给不了的。有些时候他只是为了不让哥哥弄透他的心思才装得不情不愿。
  
  但除了风吹叶子的声音,他只能听见自己肚子咕咕的响声。现在是几点钟了,多半晚餐的时间早已过了。
  
  Loki咬着下嘴唇忍了一会,突然有点什么东西吹进了他的左眼,粘在那儿好痛。Loki害怕手不干净,闭上眼睛等着眼泪把那点灰尘之类的东西带出来。
  
  得到了短暂休息的双眼让Loki的视野变得比刚才明亮了一点,但是傍晚过后的树林除了天上细细的星河外实在没有其他什么光源了。
  
  他决心往回走走,免得遇到Thor因为迷路进退两难让他在这傻等的情况。
  
  但那样他就会在哥哥哭出来之后才现身……哦不那样的Thor可就太蠢了。
  
  ——!
  
  不远处的灌木丛边飞快地闪过了黑色的影子,吓得Loki向后重重靠在树上。
  
  不管那是什么都太大了,五十年的兔子,六十年的山猫……或者没长成的熊——这样是最糟的情况——Loki身上只带了几个硬币和一把小刀,用来在树干上刻字的那种,削南瓜皮都费劲,他自己对付不来。
  
  平时被人夸奖或者责怪鬼精灵的Loki,这时候只能想到一件事情。





  
  Thor毫无头绪地在树林里转了起来,他挑着平时不曾踏上的小路走,有时候甚至挤过灌木丛,在那些带刺的细枝中寻找弟弟的身影。
  
  几十分钟后Thor再次确认他已经翻遍这片疏林里的每个角落,但除了挂满腿的苍耳和一手细小伤口外一无所获。他几乎可以肯定Loki是好胜心作祟跑了太远,躲进了东边的大森林。
  
  Thor偶尔想去那里,每次都会被别人拦下:太危险了你不识路,你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他试图反驳我足够强壮和勇敢,但想到同样是没有准备就跑去的弟弟,他和那些人准备的说辞并无二致。
  
  中午土豆和馅饼带给他的能量在持续的跑动和喊叫中消耗殆尽,Thor有点后悔刚才没有摘些浆果或者覆盆子来吃,虽然他不喜欢那个味道,甚至连分辨哪种能吃与否都是Loki从书里看来又教给他的。
  
  哦Loki他的弟弟,Loki懂得很多,因为他喜欢看书。很多时候Thor向要出门的父亲要求带什么东西回来时,他弟弟都会说需要一本新书。Loki在有书读的时候是绝不会选择和自己出来玩的,他会找一个有阳光的小角落,躲在那里一看一整天。偶尔Thor忍不住跑过去戳他,最后都被说服——“要么闭嘴在这里陪我,要么就别让我看到你。”
  
  从前的时候Thor会恼羞成怒地扔下弟弟找Fandral几个出门,绕着村子疯跑,跳到河里游泳。但不论他做些什么,脑海里弟弟不耐烦的脸总是挥之不去——灰绿色的眼睛稍微眯起来,瞪着自己又落回书上。他颧骨有点高,苹果肌没什么血色,阳光底下白到透亮。
  
  那不是一个威胁性的选项,比如“再不睡觉我就把你扔出去吹风”;而是看起来自由选择却永远只有一种答案“你要什么味道的糖?苹果的还是草莓的?对不起苹果的我不给你,你又不选草莓的,所以这下你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哪一次,和往日一样摔门离开的Thor想到他整个下午又要心神不定,转身跑回了弟弟身边。
  
  刚才还不甘心地直勾勾看向门口的Loki、没反应过来的Loki、被发现了小秘密的Loki几乎把脸埋进了《阿尔比恩物种大全》里。
  
  他的傻哥哥又害他白担心,因为他只记得他们一个下午都没说话,而后来几天Loki不等他开口就穿好衣服准备和他出门。
  
  像Thor这样的小孩子就算长大了也要如同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一般遍尝坎坷颠簸才会懂得两个人之间这种感情究竟代表了什么,还要像法国民主革命那样历尽千难万险去接受它。但为了日后的苦尽甘来——现在得把弟弟找到才好。
  





  他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在哪在哪在哪——他每天花4个小时在这个破地方胡来竟然过了这么久都找不到一个大活人,Loki在心里咆哮着,他虽然不高有点瘦还故意跑远了藏起来,但为什么Thor找不到他。
  
  他长着脑袋就是为了显得比我高吗!
  
  Loki不太确定刚才的黑影是不是追上了自己,他不敢回头看。但刚才他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对方已经注意到他了。
  
  稀疏不一的树叶把天空分成一格一格的,沾了银星砂的深色法兰绒。北极星、天狼星和仙后座的W形主星都很显眼。Loki按照它们的指示向西跑,不放心地割掉长出来的一截腰带绑在经过的树枝上面。
  
  超群的记忆力往往忙中出错,何况秋季总是星河灿烂。步子迈的太大的少年在未察觉的情况下向东直走,迈过那条细细奔流的小溪,扎进了茂密的森林里。
  
  累得呼哧带喘的时候Loki本应想起为何这么久还是看不到村子的轮廓,但前方不远处隐约的光让他忍不住去探个究竟——林中无人的地方不会有煤油灯或者风灯,说不定是守林人的小屋,他就可以暂住一晚,或者休息一下回头找Thor算帐。
  
  Loki猫腰从交错的树枝下钻过,拂开遮挡视线的叶片,离那黄色的光线越来越近。他模模糊糊看见那里并不是什么木屋,而是一簇篝火,四周围坐了几个带着兜帽旅者模样的人。他们十分安静,也没有在吃什么东西或者给火添添柴。
  
  Loki有点着慌,夜风吹着额头的冷汗,他又开始发抖。
  
  不巧的是有只手无声无息地拍在了他后背和脖子的交界处,没错儿,Thor经常乱摸他的位置,但这只手冷的像三月化冻的湖水,让他一声惊叫憋在了喉咙中。就在那一瞬,篝火边不知是三个还是四个旅人也消失无踪,Loki但觉回头是死不回头也是死,还是死得明明白白的好。
  
  “你刚才是在躲着我吗?”
  
  一只笑得尖牙一览无余的拉弥亚站在他身后,不单手抓着他的脖子,鳞片反光的尾巴也缠上了他的小腿。Loki纵使再被说“牙尖嘴利”毕竟只是个比喻,哪能赶得上正主一半风采,大脑像是缺氧一样过了好久才支吾着回答了一句是的,声音细不可闻。
  
  “这么晚了还在森林里,你可真是个淘气的孩子啊。”她或者说它嘴合拢了一点,看起来好得多了,配得起书里讲的“上半身是美女”这个描述。可是不管是美女还是妖怪,台词也不应该是这一句。
  
  “……我来这里转转,我心情不好……并不是故意打扰你……你们。”
  
  红色的眼睛眨了又眨,像是要看他有没有尿裤子那样不怀好意地向下瞄着。
  
  “你还会撒谎!”她挑起细细的眉毛尖声喊着,起码Loki觉得她是在喊“我什么都知道的,你和一个金发的小子一起来的。”
  
  Loki本来就差说你要吃快吃了,这一句提到他哥他才清醒了一点。
  
  哦都是这个惹祸精非要来捉迷藏现在让我如何是好,这可不是偷邻居家的鸡蛋我跑了还可以掩护你!
  
  他把自己早先的想法抛到脑后,就像他也忘了那次是自己提议用人家的鸡蛋做蛋糕节约成本。好吧蛋糕大半都是给Thor吃的——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嗯嗯,我确实和他一起,但我们走丢了……我无意冒犯,但请您放开我一点好吗?”
  
  拉弥亚反而抓得更紧,指甲陷进他的皮肤里。
  
  “噢这是谁?”在Loki视野所不及的地方,另一个声音加入了谈话。听起来粗粝刺耳,好像感冒了好几年没好那样。
  
  “这可不是感冒那么简单,”对方显然读到了他的想法,站在拉弥亚身前用手把自己的脑袋从胸腔顶端拿下来,端到Loki面前好和他说话。
  
  那是浑身包着绷带的木乃伊,眼睛还掉了一个出来,吓人之余怪可怜的。
  
  “我没有脖子好多年啦!今天又吃了个小孩,不幸的是骨头卡在喉咙里……我得再吃一个噎下去。”说着他还舔了舔少年吓惨白的脸,好在舌头上全是灰尘,一点口水都没有。
  
  “请适可而止,别把他吓得尿了裤子……我们没有吃你的哥哥,”拉弥亚把同伴挤到一边。
  
  “他在太阳下山前就和朋友回家吃饭去了,因为找不到你。不过你也别太怪他,回去吧。”
  
  ——别太怪他?可不是吗,以前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念头在Loki心里转了好几回。
  
  他爬树下不去的时候Thor看见了地上的野兔,接着就跑了没影。
  
  他划船Thor钓鱼,鳟鱼太大拉他哥下水,然后自顾自游上岸害他傻等。
  
  他看书Thor嫌无聊要他念来听,念到故事最后他有话要对Thor说的时候他睡着了。
  
  每一次每一次那么多次。
  
  “不行,我不回去……那样我就输了。我就不能——”
  
  “我已经说过你不能说谎了,你会受到惩罚的!”拉弥亚红得不自然的嘴角轻轻抽动,挤出一个分辨不了含义的表情。
  
  Loki感觉自己被重重摔在地上,头撞在了一块突起的的东西上面,痛的不轻。四下变得漆黑一片,吵吵杂杂有什么东西靠近,接二连三扑向自己的脸,用手挡的时候他摸到羽毛,同时手背也狠狠挨了一口。
  
  “他不会先回去!Thor他——是你骗我——”渡鸦巨大的叫嚷声盖过了Loki为自己的争辩。






    沿着森林边界乱转的Thor不太确认自己的神智是否清醒,他回到小溪边俯下身洗了把脸,就着刚升到头顶的月亮看了看水中的倒影。
  
  身后不远处的树枝上挂着的小布条就这样倒着进入了他的视线。
  
  那是他弟弟的腰带,上面有一个小孔,冬天衣服厚了的时候才派上用场。它顺着树枝绑成环形,中间打了个节,代表东南方向。
  
  于是他也找到了刚才的篝火,遇上了刚才的女鬼,上帝保佑Thor才不管女鬼有多少种类呢。
  
  他向后跳了几步甩开对方的手,从靴子里拔出了匕首,畏惧但没有退缩。
  
  “别这样,”拉弥亚不露齿地笑了,她刚才发现了这个问题,她的牙会让人类误会她的善意。
  
  “我有你弟弟的口信。他让你回家去找他——原话是这样:请带话给我哥哥,我不想再和傻瓜浪费时间了。”她递给Thor一小片布料,是就手从Loki衣服上扯下来的,边缘很不整齐。
  

  刚才那一个多半会这么说话,她想着。人类的心声在她听来毫无掩饰如同天边的雷鸣。但他们总是习惯消极思维和自我否定,他们会渐渐不相信整个世界包括他们自己,那个和自己兜圈子不停地黑发孩子——
  
  “这不可能,”之前还在那里愣神的Thor扑过去,撞在比他高半头的拉弥亚绵软阴湿的怀里。“把他交出来不然我让你后悔生下来怪物!”少年用他最大的声音叫着,虽然那里面多少掺了哭腔。
  
  如果他没有把弟弟从家里拉出来,如果他没有答应他那要求,他知道Loki好胜,但他怎么能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知道的关于Loki的不多,但偏偏他知道那小布条是Loki领口后面的,上面歪歪曲曲缝着一个“L”。他精细的弟弟永远不会对这种不好撕也不好补的地方下手——
  
  “Shh!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拉弥亚好久没遇到脑子比动作反应慢的人,没防备撞到两眼翻白。她一手扯住Thor半长的金发把他拉开,一手捏住了他的嘴唇,坚硬的尾巴挥起来抽掉不知道在往哪儿扎的匕首。
  
  “我带你去找他就是了。”
  
  还在“呜呜呜呜呜嗯”的少年惊愕地瞪大了蓝色双眼,眼前的景象让他忘记挣扎。

  
  森林里不大的空地突然堆满了各种他难以名状的生物,常见的不常见的幽灵,流着口水的三头犬,小小的不能飞像鸭子一样摇晃着走路的龙,正在给自己的肠子洗澡的女巫,原地转圈想把断腿掰回去的僵尸——他们有些聚在一起发出细小尖锐的声音交谈着,或者分吃一块长得像南瓜馅饼的霉菌。
  
  “你们究竟是——是谁?”他原本想问你们是什么,又觉得不礼貌。
  
  正在前方滑行的拉弥亚转过身望着他“我们是所谓的传说。快一点跟着我,刚才谁哭着喊着要找弟弟的?”
  
  Thor三步并作两步绕着集会的边跑到拉弥亚身旁,不确定中途是不是踩着了什么的手指头。
  
  “我以为你会害怕,”她这次笑得很开。“所以我一开始没让你看见他们。今天是很特别的日子,你很幸运。”
  
  “恐怕我们对幸运的定义不是很一致。”
  
  “你弟弟知道我是什么,这让我很惊讶。虽然我有名字而他以物种名称呼我——但总比你礼貌一些。”拉弥亚没有理会Thor的话,自顾自说着。
  
  “从前也有那么几个孩子能见到我,但他们不够你俩那么胆大,吓得以为是一场噩梦……”
  
  Thor发现对方正在把他往西边他来的方向带去,树影开始变得稀松。

  
  “你就在梦里吃了他们?”他忍不住想到如果自己回家去Loki会是什么下场。
  
  “不是那样子,”拉弥亚撇了下嘴表示无奈,又很快换上了有点悲伤的微笑——她的微笑想表现悲伤还是有点难度。“我看上去有那么坏吗?”
  
  “不管你是否相信,我很高兴今天能遇见你弟弟。他相信我们存在在世界上。我们从前的聚会比这盛大得多,那时候妖精会带来它们的烟花,演奏最优美的音乐。树精则会让土地绿莹莹地亮起来,比星星更加好看。后来人们固执地坚持一个名为‘合理’的谎言,它们不再被记得和相信,渐渐变得透明消失在空气里面,它们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Thor讶异地看着她嘴唇翕合,红色的眼睛垂下。
  
  “我们之所以变得奇形怪状鲜血淋漓并不是想让人们害怕,只是这种方法能让他们记住我们。但这真的不是一个好方法,只奏效了一阵子……就像你的弟弟他一直——”拉弥亚停下来,发现Thor在一边不明就里拼命点头,她知道就算她直说对方也不能理解,于是及时地刹住了车。“有很多时候,你坚持相信的事情会成真的。”
  

  少年完全没注意她的语重心长,因为他已经看见他弟弟蜷缩在一棵大树底下了。
  
  “过去这边就离你们的村子不远了。”拉弥亚感慨自己又白费一片残缺不全的心,转身准备回去吃点什么,希望还剩一些恶臭鳟鱼炖土豆之类。
  
  “等一下!”Thor小声叫住她。“那你为什么要骗我说他回去了?”
  
  就算说是因为你弟弟先要骗我你也不会上心。
  
  “……因为我是怪物,我天生坏的。不过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决定帮你个小忙。”
  
  拉弥亚说着塞了几块糖果似的玩意在他腰间的口袋里,又掏走点别的“万圣节快乐.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
  
  Thor看着她消失在黑暗中,紧绷的兴奋神经放松下来让他很疲惫。他注意到自己的匕首不知道去了哪,但剩下的体力无论如何也是要先用来带弟弟回家。





  
  Loki原本感觉自己已经被数不尽的鸟啄了个遍,身上的衣服大概也撕得差不多了。但突然这些难受的感觉全部都消失,像是几个小时之前坐在树下躲藏那样有点冷有点干渴而已。而且没等多久,他就被温暖的手臂围在了怀里。
  
  家里夜晚燃着黄光的油灯,床上堆着刚洗好有肥皂和泥土味道的衣服,Thor的体温顺着被单传过来。
  
  意识不清蹭个不停的Loki左脸遇到了一颗苍耳,把他从幻想中拉了出来——只有泥土和Thor是真的。
  
  “嘿!Loki你还好吗?”他哥哥一脸傻气地问他,手在失焦的双眼前晃个不停。
  
  “你太烦人了离我远些……”Loki一边这样说着,一边顺从地任由哥哥搂着他的腰拖着他往前走去。
  
  夜晚的森林还是很凉,但是Thor却很热。正如冬天晒太阳和夏天吹风盖被子的感觉都那么好。脚下厚厚的树叶弄得Loki踩不稳,他不得不环住Thor的脖子然后斜倚在他身上。
  
  “你这个天大的傻蛋,就你这样也要拉我出门捉迷藏……”他含混地断断续续说着抱怨的话,而他哥哥咬牙切齿保证两个人不会滚到在地上。

  
  走出几百米后,Thor实在抑制不了双腿的颤抖,扶着Loki躺下休息一会。
  
  他恨不得一觉睡到大天亮,但漫天星斗和手上细小的伤口弄得他怎么也睡不着。
  
  终于数到342只羊,马上就可以陷入白茫茫的梦境的时候,清醒过来的Loki坐起身拍了拍他的脸颊。说是拍,倒更像是要把指尖的土抹在自己脸上。
  
  他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但并没有觉得如何生气。

  
  “你想要什么?”Loki问,看起来不是很高兴。“最好现在就告诉我。”
  
  Thor几乎脱口而出准备好的答案,但就在那稍微的迟疑中他想起了刚才奇妙的际遇——究竟是什么让他弟弟那么想得到。
  
  “告诉我,如果你赢了的话你会怎么样?”
  
  “哦不你直说吧我也很困我不能听废话……”
  
  “Loki我没有我的要求就是让你回答这个问题。”他也撑着坐起来,看着弟弟的眼睛。
  
  Loki扁了扁嘴老实招了,放在平时他说不定还会骗Thor的。“我要你最宝贝的那个……”他看着哥哥腰间,那儿只剩下一个皮套了。他记得今天出门时Thor带着,可眼下却不见了。

    哦好吧,他对自己说,反正你也是输了——不能抵赖的那种。心底得逞的感觉却远远超过了失落。

  
  “你把它弄丢了?我还以为你那么喜欢就能多看住一会呢。”
  
  Thor不明就里地看着他,好像没听懂。
  
  可算是不见了,我那么费劲地吸引你的注意力,你还是更在乎一件玩意……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Thor在衣服还算干净的地方擦着手上结块的血迹,没有抬头看他。就算这样Thor依旧没掩饰住自己的紧张,慌忙中把土擦到伤口里面了。“我本来是想要你答应以后都陪我出门的,但是……但是你毕竟不是我的东西,虽然我…”最后那半句Thor不确定他是不是能说,因为他讲到一半他弟弟就呆呆坐在那里不动了。他拿出刚才拉弥亚给他的糖果,包着花花绿绿的纸。

  
  “要吃吗?我快饿死了。”
  
  Loki目光落到他的脸上“这次你先选吧。”
  
  金发的少年不可思议地反复确定了他的意思,稍微抉择了一下就拿起一块迫不及待塞进嘴里,但他没来得及尝到那是什么味道就感觉到弟弟的指关节戳在他的肋骨上。
  
  “你总选我喜欢的……但你不选我永远都不到自己想的是哪块。”
  
  Loki倾过身子,嘴唇软绵绵覆盖上他哥哥微张的一双。津液融化了那块糖,甜甜地蔓延开来。他哥哥的呼吸很轻很暖,和他一直想象的一样。

  
  等Thor再次醒来——他不确定刚才是睡着还是昏过去了,Loki绒绒的黑色小脑袋已经滑到了自己胸口,一起一伏睡得很安稳。
  
  他把我的心脏弄到停跳——他故意的——
  
  Thor手伸到弟弟的膝弯下面,同时拉过他一边胳膊环着自己的肩膀,把他抱起来继续往村子那边走。Loki挣了两下,重新找了舒服位置继续睡。
  
  村口满面焦急的Frigga和一脸严正快耐不住去找的Odin看见他蹒跚着过去表情舒缓了不少,Sif和Hogun几个也在附近举着提灯。他对着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尽量张嘴方便他们看清楚他的口型。
  
  “我找到他了。”



end*

评论(1)
热度(8)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