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兄弟】Beauty (美丽之物)



*图片作者 小天使march

*少(童)年时代

*电影背景

*有参照电影台词

*有些loki单箭头

*BGM 菅野洋子 Beauty Is within Us


Beauty


Loki坐在他母亲白色的花园里读书,靠着一株长歪了的小槐树。

阿斯加德的春天和夏天都并无特色,可那交接的时节却特别长久——九重葛的花已经凋零了,鲜艳的苞片还并未枯萎;金雀花紧挨着连翘枝丛,细密的黄颜色分出新旧两层,远远望去像织坏了的毯子;杜鹃刚谢,风信子的枝头结着瘦小的青色果实,鸢尾被使女们采去制成香水;招人喜欢的三色堇还在等一场雨,让花匠把她们从温室中移植出来。

Idunn将这座花园送给Frigga的时候满怀信心,但天后并不喜欢太喧闹的色彩,让人用白色的大理石建造了篱笆雕塑和中央喷泉,然后除了寻找她的小儿子外再也没来过。

对于同年龄的孩子而言Loki一直有些安静,但他并不安分。仙宫的人们不可能抱怨Odin的孩子太促狭,因此没人过问为何他在狩猎的日子里独自留下,研究并不符合他岁数的知识和——说不定是什么捉弄别人的办法。

树叶和花瓣上的露水渐渐被蒸干了,喷泉喷出来的水滴偶尔落在Loki身前。他随意翻着手里被斜纹布包着的书——原本金属的浮雕装帧被他拆掉了,因为太沉——但心思明显已经不在那上面了,时不时拿出一个小小的日晷来看。他在等他的哥哥。

而太阳正好,透过槐树卵状并不密的叶子照下来。







Thor此刻蹲在Sif身边,藏在看起来并不怎么温柔的一株半人高的灌木后面。他身前有一头巨大的熊,似乎正在漫无目的地巡视自己的领地。他是悄悄跟着Sif的,因为父亲的侍从们绝不希望王子离开自己的视线,仅仅为了找一头猛兽证明自己;而Sif先发现了熊才发现的Thor,也没有时间阻止他了。Thor握紧了手里的剑柄,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将剑从刀鞘里抽出来。让Loki打着瞌睡的暖和阳光也照在他侧脸上,紧张的汗顺着他脸上湿掉的金色绒毛滑落到下颌。而身边的Sif瞪着她的大眼睛,一点退缩的意思都没有;阿斯加德王子不想在胆识上输给女孩子,她也同样希望跟人讲述她比王子更加勇敢的情况。

但Loki可不知道他那一般都被看死了只能拿箭射射野兔的哥哥这次遇到了什么情况。他对狩猎也没有什么热情。

他只是在今早Thor出发的时候往他外衣里放了一个小小的砂时计,上面附着一个复杂的法术;等它漏光了后Thor就可以像他以前说的一样在Loki需要的时候回到他身边了。

若说今日Loki需要他来干什么,可能是要庆祝他成功捉弄Thor的第三十五次吧。

十二点的时候,Thor伴随着一声不由自主的尖叫从四五米高的半空出现,砸到了喷泉纤细而中空的石料结构上,他肩甲上的突起撞碎了大理石,也重重地挫伤了自己的肩骨。温度并不宜人的清水从四面八方溢过来,浸湿了Thor的皮衣和马靴;最糟糕的是他好容易握住了喷泉的侧沿准备站起来,却恰好被一块尖锐的碎片割破了手掌,让他在揉眼睛的时候弄得满脸都是血。

事情的始作俑者原本带着自得的表情站在他的槐树下看,但他并不希望他的哥哥惨兮兮地再从喷水池边上摔下来。他走过去,解开衬衫袖口的扣子准备帮Thor擦干净脸上粘糊糊的血。

“哦不你别再乱动了,”

Loki对自己魔法成功的喜悦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尽管他的笑容里饱含了幸灾乐祸;但要知道,能成功转移一个Thor这么大的目标已经能够证明他的天才了,不过他清楚Thor可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Thor只会觉得他又多学了些没用的捉弄人玩意。

“往左边一点我把你扶下来。”

Thor没有答话,他也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五月的阳光太刺眼了,就算过一会Thor开始大喊大叫同他吵骂他也不会觉得太突兀。Thor脾气来得太快了,去得倒是也很快,因此Loki并不怎么害怕惹他着急,但沉默这不常见,多少让他心里有些忐忑。

或许我应该向他道歉,Loki这样想着,向没站直的Thor伸出手去。

“别愣神了,你知道你现在看着像什么吗?下来我把你的手弄好了,再帮你把衣服吹干点——我们还能赶上最后一点午饭。”

Loki没觉得自己在笑,但是他的声音里却有笑声。他说不出对不起来,因为他觉得帮哥哥弄好衣服和手,这一切就都扯平了。从前Thor因为训练和比武弄得一身是伤口的时候Loki就会帮他治好,免得在Frigga面前太为难;后来Thor即使受伤也不在意,他把Loki扔下或者被Loki扔到一边——用这个字眼似乎不太准确,总之他们那么不常在一起活动,也逐渐不了解对方的努力之后,Loki有点怀念从前的时候;尽管他真的一点都不想把挥着剑的Thor从挥着剑的Sif身边拉开——在阴天的时候变出星星来吸引Sif的注意力都比那容易得多。


他没想错,Thor确实对他的魔法毫无兴趣,也更愿意把时间浪费在狩猎区里欣赏动物沾着血的皮毛,甚至他也清楚现在自己有多窘迫难堪——他只是没想到Thor这次真的上火了。Thor拽着他的手跳下来,摔了个动静挺大的趔趄然后一拳打到他的小腹上。

你以为你自己在干什么,你就没有些别的事情好做了吗?

Loki听到Thor这样说着,顺势向喷泉倒去。花园里没有鸟的声音,没有蜜蜂的声音,只有失去规则的水声和他脑袋里Thor的吼声嗡嗡嗡响个不停。他总算看清了他哥哥的表情。Thor的瞳孔因为生气放大了许多,嘴角不自然地向下扯着,像是一只刚从剧痛的懵然中恢复过来的狮子。Loki被他摁在喷泉边上,要不是因为他被自己绊了一下,肯定是要挨第二下。Thor挥着拳头的时候还没有传说中的那种风声,不过打在肚子上真的痛得要命。

Loki挣开哥哥的手,用魔法逃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浑身溅满了水,躺在床上半天没直起腰来。有个仆人听见了声响来敲门,但Loki一时说不出话。过了一会之后他总算动手把衣服和鞋脱掉,钻到了床单底下。他脑袋还在发热,想着Thor刚才让他害怕的表情,也想着怎么样去报复他哥。然后他想到自己把一本书丢在了花园的草地上,恐怕是要被盛怒的Thor折腾坏掉了。

他今早打算的把Thor从狩猎的林区拖回来之后要做的事情已经被抛到脑后了,虽然他在帮他哥哥整理行装后拥抱他再悄悄对他施法的时候还记得很清楚。


Thor丢飞了Loki的书然后骑着马就要出城,他不确定Sif那边会发生什么事……他在皇宫门口被守卫带到了Odin那里,赶来告知天父发生了什么的Heimdall正闲庭信步一样地离去。

Heimdall通常是没有那么多事的,但今天也去找小儿子一同吃饭的Frigga注意到了她被弄得乱糟糟的庭院。







*

赌气地躺了一下午的Loki因为西斜的太阳醒过来,被通知要关禁闭到后天。

Odin在走廊上碰到了他。他们停在了一盏枝形吊灯的旁边说话。Odin看起来并没有太生气,也没有说这件事到底谁做错了——小孩子喜欢推卸责任,而他的两个儿子正精于此道。但他皱着眉头说这种事不能再有下一次了。

禁闭室主要就是为了不消停的Thor准备的,因为里面只有一张桌子,连椅子都没有。而Loki在里面并不觉得无聊——大部分时间他们因为一同做了什么不法事而被轰进去关上一下午,出来吃晚饭;或者在里面过夜却睡不着,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出来。或许两个儿子的关系在Odin眼里重要得多,这次他希望他俩能在更长时间的相处里把事情讲清楚。

Loki的母亲站在天父身后几步远的地方,等他说完了过来问Loki还疼不疼了。她穿着金色的长袍,衣角沾着水和一点泥土——Loki不难想象她已经修整好了坏了的喷泉,并找回了那本多灾多难的书。Frigga没有出声责备Loki,也没有告诉他Thor的情况。她有些惊讶地称赞了他在魔法方面的进步,然后笑着拥抱了Loki一下,亲自将他带到了禁闭室的门外。

而Thor不在那里面。Thor和Odin吵架说这一切都是Loki不讲道理,然后被罚绕皇城跑三十圈。

Loki在禁闭室里继续看他的书。不幸的是他还是没有什么心情读下去。斜纹布泡了水之后丑丑地皱起来了,里面的每一页边缘上都有脏兮兮的一道黑色。Thor的血手印子则留在了中间的地方,那页被弄得格外皱,有些字已经看不清楚了。就像Loki现在的心情一样。

他叹了口气,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壶喝了一点。天色太暗了他无法再看书,只好盯着窗外。今天本来应该是看星星的好时候,因为新月让夜晚特别沉寂;他也刚刚在积灰已久的储藏室中找到了一个能让他不费劲看清楚天空中那些黯淡的星团的小玩意,虽然仍旧无法辨别它们是星星的发源地或者它们的墓志铭。但是Thor——是的,他本来觉得这件事可以和他哥哥一起来——现在想来Thor多半是不会对此感兴趣的。

睡了半天的Loki无聊又安静不下来,他倚在墙边一会儿,左边的下腹又开始隐隐作痛,让他想起了中午的事情——是的他不愿意妥协更多,因为他试过怎样去争取Thor的注意力。他成功过——他的哥哥很傲慢,只要惯着他就可以了。

但Loki自己毫不怀疑在傲慢这点上他未曾输给他兄长。每次他违背自己的意愿来配合Thor,都让他更加难以接受Thor眼里时常并没有他的事实。他躲开Thor是希望Thor发觉没有他自己会不太好过,结果却成了剩下自己一个人。

逐渐烦躁心情让Loki忍无可忍,他打开窗户,打算做一件他长日反对的事情——把窗帘扯下来,从窗口一层层地坠到底下去。他今天已经用过两次移动的魔法,尽管对自己施法比捉弄Thor容易得多,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把自己弄回房间了。而且从前是闲不住的Thor总要求这样做,然后两人因为配合得太差,经常一同摔下去——他们不会轻易摔死,我们都知道地心引力和加速度是弄不死一个神的,就是痛得要命。如果Loki能成功,他就能证明他哥哥拖了他的后腿。

同金宫中其余地方一样,这个房间的窗帘也是织锦做的,每当换季的时候都会换一个不同的颜色。春天日长,葱绿色的料子上落满了尘灰,一抖就会扑扑地落到眼睛里。Loki踩着桌子踮着脚才能够着窗帘的顶端——这个时候,细脚伶仃的Loki比他哥哥高那么一点点,因此他每次都是摘窗帘的那个人。

他将帘布用魔法粘附在窗棂上,一点点地蹬着墙往下。虽然只有六层楼高,向下看的时候黑魆魆的有些怕人。而且这次Thor不在,Loki有点担心他掉下来这件事会没人知道——大喊大叫的活一向是他哥哥的。

终于到了中间的地方,Loki的额头和掌心都是汗水。和他高度差不多的树枝上站着一只白尾巴的渡鸦,嗷嗷地叫了两声,让他想冒险松开一只手将它轰走。

尽管少了Thor,向下二十几米仍然令他脸红气喘;只是少了Thor之后,每次让窗帘的前端松下来的时候他的心不再跳得那样快了——Thor在这件事上能帮他的真的只有增加他的担心而已。

西边的小犬座看起来和刚才差不多遥远, Loki却感觉自己不但穿越了宇宙,而且手心被磨破了,这种疼痛比被割伤更难忍受。不会流血,却一直不会消失。


不过他没有烦心太久,再下一次坠到窗帘尽头准备将它的尾端黏在宫殿外墙的时候,他察觉到有一只手摸到了自己的腰,不偏不倚地捏在白天被Thor打到的地方。就算Loki再勇敢而沉着,也不免在半夜的西风中缩着身子喊出声来。

——你是什么东西你要干什么

然后他就和拿着一根绳子正在往上爬的Thor一起掉下去了。

Loki很清楚下面有什么——一块草地,经年累月的都快被他们俩砸出一个重叠着的形状了。

Thor垫在他身子下面,唉唉地叫了两声,然后把他推开坐了起来。Loki的左腿还是重重地侧着砸在了地上,发出了响亮的咔哒一声。他抓着他哥哥的衣服也挺起身来,虽然他还没能完全从慌神状态中回复。

“Loki,”眼里冒着金星的Loki茫然地看着Thor坐在那里揉自己肿了的屁股,那声音也有些瓮声瓮气。但是直觉告诉他,Thor在这种时候是不会说出什么值得听的东西的。

“每一次你都责怪我这样做很蠢,你都要说我耽误你,这次你终于证明你自己也就能做到这样了!”

Thor正在笑,捂着他明天就要肿得不能动弹的屁股在笑。他身上有一股汗味,难闻得要死,不过这能吸引所有讨人厌的虫子往他身边招呼。

“你试试再说一次?你别晃悠,你别动,你看我是不是不会打掉你的门牙,”Loki艰难地要扶着墙站起来,他踩着夜里凉而软的土,抖着手指粘上的恶心黏滑的青苔。Thor其实并没有晃,只是他眼前似乎有五个Thor的影子

“有你在会掉下来,没有你在也会掉下来,你这不是不如没有,你比不如没有好一点,你就是干脆没有用!”Loki软软地扑到他哥身上,把好容易坐起来的Thor砸回去。

“我恨你,Thor•Odinson,你真的很讨厌;”Loki拽着Thor的衣领拼命地摇晃起来,尽管他实际上握住的是Thor的外衣系带。他的声音因为疲惫而失去了平日好听的语调,变得尖锐而粗粝“我最近每次见完了你我都很烦——你只会把我的计划都弄得一团糟,你还从不曾想过你有多自以为是”他把手上的脏东西全擦在Thor已经很脏的衣服和裤子上,戳着Thor的肋骨和还并不怎么结实的肌肉。

Loki一时没注意对方的表情,但是轻柔的风并没有把Thor的回应吹得太远。

“我非常抱歉,Loki,我今天不应该像那样打你,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了……虽然我仍旧认为你对我太糟糕,母亲已经替你打过我了,尽管她下手非常非常轻……我希望你可以——你是我弟弟,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能搞定的事情……”Thor很久没听到他弟弟发火,原本中气十足的道歉声音渐渐越来越小

“我可以看看你的肚子怎么样了吗?”

Loki懒得说话,他摸到了Thor的脸,胡乱捏他的脸蛋或者揪他的头发——Loki有点累,他吼完了也不愿真动手了。

“……我刚刚跑完30圈,绕着整个阿斯加德,然后我就回来找你”昏头昏脑的Loki没留意他哥哥正在胡说八道“今天Sif一个人猎到了一头熊,这都是因为你……但我已经不为这件事怨你了,不对,是我已经不再想提起这件事情了”“你在听吗Loki?”

最后变成兄弟俩一同横躺在那,晕乎乎地看着天上的银色星河。Thor还在他耳边嘀嘀咕咕,多年以后Loki多么想回忆起他当时说了什么,每一件事都可以拿出来嘲笑Thor,因为不想让人注意到自己慌张失措的人总是会做出更多难堪的事情来:

“如果你的魔法能让我不这么累就好了,你现在每天都在研究什么呢……Loki”

如果我能让你不这么累的话,我就会先让我精神百倍地站起来回我的卧室睡觉。

尽管没有月亮,Loki偏过头还是借着星光和不远处塔楼上的火把看清了他哥哥的脸——

他是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容易就原谅Thor的,摔过以后,他的下腹疼得尤其厉害;但是Thor不时看看他然后又看看天上的星星(是的,和今天原来的计划有点像),蓝色的眼睛里并没有什么怨念。他还是不能理解Loki的恶作剧,可他认为一切并无大碍。

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这是万幸中的不幸,还是不幸中的万幸。

Thor伸手揽着他的时候Loki没推开他,毕竟Loki很难承受第二天还得感冒。他哥哥的身子暖洋洋地摊在他身旁,闻起来像一张放太久的厚煎饼。







*

Loki戴上自己的头盔,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角度,昨天工匠已经为他重新抛光了装饰性的角,好让它们看起来不会因为缺少雕刻的花纹而显得过于简朴。

身上的礼服实在太重,加上毛料的披风更令人烦躁。其他的贵族都会有人帮忙穿好,然后像一根棍子一样板正地立在那里。但Loki自从学会了如何用一个简单到不用念咒语的魔法让它们自己套在身上的时候,就遣散了原来的所有仆人。

他不希望自己的卧室里进来别人,投怀送抱的女仆他宁可选择在走廊上解决。他的卧室里确实堆满了不能被得知的秘密,有些物件甚至关系着九界间的战争,可是其实在拥有那些东西之前,他就已经开始研究如何让他的门同红木的地板融为一体了。

今天他的哥哥将继承王位,成为一切秩序至高的守护者。天父须发已白,无心维持他曾经拥有的威严了。这是很重要的一天,但很可惜对他而言意义不大。Loki曾花了很多年来证明他的能力,现在起他要开始证明他Thor千百年也不会改变的愚蠢和傲慢了。

他离开了自己的房间,照例对门锁施法,然后他踩着回廊里红色的地毯向金殿大厅走去。前来参加典礼的各国使节和阿斯加德的普通神明应该都到齐了,正等着他们刚刚从埃尔夫海姆征战归来的主角登场。

Loki在回廊尽头的一面镜子那里不放心地又照了照;书上曾说背叛者与骗子可以通过面容和眼睛被鉴别出来,尽管Loki并不信。那面镜子一直放在那里,从前Thor的卧室和他的挨在一起,他们每天早上向Frigga问好前都会经过,看看自己的仪容是否合乎要求;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Loki看完了自己的,再帮他不上心的哥哥整理一下。后来Loki不再怀疑自己会出错,Frigga也不再在意她不拘小节的长子的衣服——不过这面镜子的看法是因为Thor搬离了幼时的卧室,选了一南边塔楼更阳光更好的房间,它才被废置一边的。

Loki仔细看着镜子上自己的脸,嘴角不由得抽动了几下;好像有人把讥诮的表情画在了他脸上,不管怎么笑都遮盖不了。灰扑扑的镜子衬得他的脸苍白而并无生气,Loki只好用了一点手段让自己脸色看起来红润些。


他哥哥确实在大厅的门口停下来了,但这样的迟疑多半并非是因为Loki的出现。尽管如此,Loki还是试着跟他哥哥说几句没用的话,来舒缓一下他们几百年前就难以互相理解的尴尬。

——他们都说着通用语言,无论九界哪个种族的生灵听来都是他们无比熟识的母语。但是Loki和Thor之间的交流依靠最高深的词典都无法传译。

“放松……只是为了好玩,我没有恶意的。”Loki挥挥手指,把几条蓝斑游蛇从地上送回它们的洞窟中。那个脑满肠肥的侍从哆哆嗦嗦地离开,看得他不太舒服。

“你可真是浪费了好酒,Loki。”Thor笑着对他说;Loki看着燃着正旺的火焰,方才被他哥哥倒进去的烈酒挥发出微醺的气味。他回避着Thor的目光,一如既往弯弯的蓝蓝的嘲笑和傲慢。

说一点什么就可以,哥哥;Jotun的巨人还在他们的断崖旁边等着我将他们送到神殿去,而我随时可以让这些都停止——起码我知道你并不会轻易相信我会背叛亚萨神族,因为你对我积怨已久毫不知情。

比踌躇更加令人担忧的只有笃定。

“……羽毛很不错。”

“得了吧,我不想再听这一套了。”

“我是真心的!”

“你从来都不是真心的!”

Thor看着他,笑容一点点淡下去。

【这里的发展是按照删减片段的,如果有人没看过的话,接着这里,Loki跟他哥哥说虽然我时常感到嫉妒,但是毫无疑问我爱你,我的长兄,以及挚友】




*

Loki同很多人说过他有多么爱慕他的哥哥;他告诉他的老师,告诉他的母亲,告诉Lady Sif和三勇士;他讲他们共同的冒险故事,告诉整个Asgard他们之间的牵绊有多深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时常不是真心的。

他那些只是带着目的的宣告,他想证明他的话,或者让Thor和周围的人感到满意。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跟Thor表白过自己的心意;不管Thor是忘记了还是不相信。

第一次是因为恼羞成怒,第二次是因为无言以对;唯一相同的是那些时候他们还在同样的天空之下,一切都没有开始,不管是好的时节还是不幸的时节,都令两人满怀期待。








——You say beauty is within us/But it's grown so dark and ugly.*



Fin.


*歌词引用自菅野洋子《Beauty Is within Us》 




评论(2)
热度(7)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