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兄弟】Vicious(恶意)

*全部AU

*角色死亡

*不同背景段子

*可能会造成不适











Superbia 傲慢

Asgard的王子有一面镜子,是古代魔法师的遗物。自从王子收到这面镜子后便有传言说它能照见王子恋人的模样,因此一切侍从使女都被禁止从镜子前面经过,生怕出了差错。
而Thor王子对此不以为意,他准许每个爱慕他的人随便照,但任谁都看不清楚自己的脸。
终于有一天晚上,他看见了镜子里的人,苍白优雅,神色倨傲。
Thor被瞬间的热情冲昏了脑袋,日夜捧着镜子瞧。
对方偶尔看向自己,依旧不以为意。Thor给他展示Asgard最美好最辉煌的事物,可镜子那边的人最多微笑一下,还同时皱着眉头。Thor只看着他嘴唇一翕一阖,却不知是什么语言。 
Thor逐渐失去了耐心,无论他做什么对方都无所谓,王子从没受过这等委屈,他的爱因此转为了怨忿。他决心再也不看,命人将镜子锁起来,把钥匙放到他看不到的地方去,以防自己控制不住。
Thor的生活很忙碌,但他最近却总因镜子烦心。终于有一天,他想着明天Jotun的使节来访,怕自己当场走神失态,索性就手将镜子连盒子一起摔下高塔。

Jotunheim的王子有一面镜子,是古代魔法师的遗物。自从王子收到这面镜子后便有传言说它能照见王子恋人的模样,因此一切侍从使女都被禁止从镜子前面经过,生怕出了差错。
试图靠近的都被Loki王子挨个打死了。
因为他看见镜子里的人英俊强壮,似乎不需要阳光也熠熠生辉,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配拥有他。
可对方总在做些没意义的事情,自己跟他说什么他都不用心。Loki有点累,决定先放几天再想办法。
Loki的生活很忙碌,但他却总因镜子烦心。他想着明天将去往Asgard访问,倒不如再看几眼。可他还没碰到镜子,就听见了响亮的碎裂声。
镜子没坏,只是变得能照清自己的脸,再也看不到对方了。Loki心如死灰,失恋的痛苦让他迁怒别处,决心取消明日的行程.






-----------------


Avaritia 贪婪




从前有两位王子。
有一天其中的弟弟Loki在书上找到了一个神奇的传说:
在森林的深处,泉水里住着神仙,会奖励诚实可爱的孩子。
曾经有一个砍柴的少年掉了斧头进去,神仙就给了他三把斧头。
Loki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倒真挺可爱的,就跑到不思议之泉旁边,看看神仙的智商够不够用。

他披荆斩棘到了地方发现神仙今天放假,泉边的牌子上写着‘本日公休’。

Loki在那里坐了一夜,第二天神仙上班,他哥哥也奔出来找他。
Loki对别的都没兴趣,就想要三个哥哥,一个治理他们的国家,一个耍心爱的锤子,另一个同他日夜不分地在一起。

于是见到哥哥他二话不说就把哥哥踢下去了。

神仙是个长着一脸稀疏络腮胡子的黑人,听到水声立马浮了起来,问他道:
“你是掉了这把金锤子,这把银锤子,还是这把Mjolnir锤子?”

“我要锤子干什么把我哥哥捞上来行吗!”

神仙同他道歉然后一头扎下去,过一会儿吭哧吭哧地问他:
“你掉了这个金子做的Thor,这个银子做的Thor,还是这个淹死掉的Thor呢?”

那天以后这个没有国王的国度只剩下一位王子,终日守着他兄长的两尊雕像和坟茔。







--------------------

Luxuria 欲望



远处河床中淌着着奶与蜜的地方,一切歌声与诗篇的源头处住着名为Thor的祭司。
他信奉着神,但他本人的英俊勇敢原本就是别处神话的开端。
他每日坐在大地的裂缝上,那里冒出的蒸汽让他陷入恍惚,而神明通过他的嘴泄露天机。

但这一天裂缝中长出一株巨大的藤蔓,他顺着绿叶爬到了云端,在一片茫然中找到了一颗种子。
是神无法忍受他纯净的虔诚,无法对他美好的身体产生抵抗力,他决心亲自奖励他的信徒。

Thor将种子种下去,长出的并不是豌豆而是一棵冷杉。他将耳朵贴在树干上可以听见里面舒缓的心跳声——他再也不在清晨做祈祷了,再也不打扫自己安身的神庙,再也不为其他信徒解答他们的疑惑——他轻轻地剥开树皮,看着他的神安静地躺中间。
他幻想过无数次对方的模样,但他真正看到的并不是美丽而是美。阳光在每年春分日的正午,穿透森林照着他的乌发碧眼。他用自己的鲜血和恋慕浇灌那棵植物,让它不自然地飞速生长。渐渐地,周围的其他人都避之恐不及地离开了原本的家园,杉树的遮天蔽日的枝叶吸干了他们的希望。

祭司失去了他的信仰,因为他并不知道他的崇拜变成了欲求。而神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信徒,因此无法像行走在天上那样站在大地上。他们理所当然地等待着对方满足自己的心愿,并对此深信不疑
——神消耗着他残存的力量以保护他的恋慕者免受时间的折磨
——祭司深陷在狂热的期待里依靠幻想机械地重复照料那棵树

他们满足地在虚妄的渴望中得到了永恒,不以为忤。











-------------------------


Invidia 妒忌

Odin在九界的最高点建立了他不灭的王国,而多年之后他的王后为他生了个儿子。
所有国家的预言家都来为襁褓中的王子祝福,祝他不长小肚子、不喜欢啃手指甲或者不是左撇子。而Odin年轻的结拜兄弟魔法师Loki不喜欢这个流着口水的熊孩子,半夜里溜过去下了一道诅咒。
后来王子长大了,Odin闭着眼从字母表里选了四个字母,并就到底是叫Roth、Orth、Thor还是Hort同王后争执不休。最后举国投票,只有Loki一个人选了Thor,剩下的人都觉得这件事太无聊弃权了。
Thor长大之后跟随父亲的大臣学习,他浑身上下没有半点魔法天赋,所以他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和Loki在一起吵架或者干瞪眼。Loki会的东西和他会的东西对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构成的全集U而言是完美补集,所以他们两个互相看不顺眼。
许多年过去了王子该找对象了,Odin咨询Loki他儿子和哪个国家的公主八字最合,Loki说你的次元错了。其实Loki压根不想看Thor结婚,他自己没有的东西他就不想让别人有。其实他当年是Asgard第一花匠,都因为Thor折腾得他脱发又话唠还特别瘦才单身到现在。
现在Thor根本不会来找他,他也很少有什么理由去找Thor,他打着给Thor找对象的借口干了所有能干的事情,包括用自己的手臂直接测量他的三围。
简•奥斯丁说有资本的男人一定需要一个老婆,Thor到底还是找了一个。这个皇家媳妇是想来毒死Odin这一家的,而她就倒霉在提前被Loki故意不经意地一刀捅死了——Loki后来被不明真相的Thor烧死了,他的遗言是我错了是我诅咒过你活着的时候都不明白什么是真爱。全城人民都沉浸在松木烤肉的焦香中所以Loki的话并没被判定为死不悔改。不过Thor听到了,但他一直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他后来找过一个加强排那么多的王后,但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爱他的,他只好拣那些装得像的凑合。
后来Thor打算找一个魔法师当吉祥物,因为他记得当年他父王那个法师在的时候他们一家还挺幸运的;他还要问问他怎么就不明白什么是真爱了。不过可惜的是直到现在大陆的其他魔法师对他把Loki先生当疯子烧死了的事心有余悸,所以无人应征。








番外:小马



 (作者是@march) 
 
在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国度里有位王子名叫Loki,他虽生性善良,为人却偏执苛刻,不易相处。 
终于有一天他犯下杀人的重罪,被国王放逐到北方的荒野里,身边只有一匹小马。 
 
 
夏夜的星星看着他牵着马走在泥泞的路上,就让鼹鼠偷去了他的干粮。Loki小声地叹气说,这下子我可完蛋了。 
他的小马听到这话,挣开了缰绳向东跑去,回来时背上驮着火腿与蛋糕。Loki吃得饱饱的,把剩下的绑在马背上:我现在除了你一无所有,但有你也就足够了。 
 
正午的太阳看着他牵着马走在迷乱的森林中,就让灌木划破了他的衣服。Loki在没人能看见的时候依旧在意自己的仪容,他小声地叹气说,这下子要怎么办呢? 
他的小马听到这话,挣开了缰绳向东跑去,回来时背上驮着束腿的丛林猎人的行装。Loki把衣服换好,重新理了理头发对小马说:我现在除了你一无所有,但有你也就足够了。 
 
黄昏时的寒风伴随他左右,让桦木枝点燃的火苗也凉飕飕的。Loki倚着小马白色的肚子,依旧在叹气我该怎么办才好。 
小马示意他骑在自己背上,然后带他去了一座林中的城堡,那里面有五十名男仆和五十位厨娘,有一切金碧辉煌的装饰物件,也有柔软舒适的鹅毛枕头。 
 
 
Loki重新过上了当王子时的日子——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叹气除了那匹小马他一无所有。后来有一天他走到干净的马厩里,和从前一样摸着小马的毛说,我有点想念我的哥哥。 
那天夜里小马将他的兄长Thor带来他的城堡,让Loki陷入了难以抑制的狂喜中。他甚至没有阻挡他随性的哥哥为了设宴庆祝将小马烤熟吃掉。——有了兄长的陪伴他并不介意重新流落荒野。 
可是喝酒打猎寻欢作乐的日子一天天过去,Loki又有些厌烦了。他哥哥和从前一样,依旧傲慢粗鲁不讲道理,他不是Loki幻想的那样的完美。终于在一个暖和的下午,兄弟俩动起手来,Thor失手将Loki推下了钟楼。Loki非常失望,他感觉自己软绵绵地站在半空中骂他的哥哥说,你还不如小时候你送我的那匹小马。 
 
 
混着霜的露水滴落在Loki脸上的时候,Loki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身旁是安静地站着的他的小马。他模糊地记得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了一些鲜艳的色彩和死去的哥哥,而最后他竟真的变成了自己的小马。 
他的干粮被鼹鼠偷去了。天上的星星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又摸着小马的毛说,这下我可完蛋了呀。 
小马褐色的眼睛望了望他,转身跑向了东边的森林深处。 
 
 
 
 
——除了你我一无所有,可这种可怖的悲伤并不让我动容。  
 
 




 
------------------------------------ 
 
 Ira 愤怒 
 
 
 
“……特兰西瓦尼亚的山区在很多很多年前被认为是炼狱在人间的烟囱,其实当时那块地皮的主人在自己的其他封地里对教廷倍加推崇,他的两个儿子继承了山脚下的城堡后也依旧用些条条框框管理周边地区。兄弟俩虽然性格迥异,在信仰方面却毫无分歧。 
后来东南地区的另一个骑士领主为了不知是他们十好几辈祖上的荣誉进攻了特兰西瓦尼亚,黑发的弟弟Loki在比武中输给了金发的长兄Thor,只好把出征的机会让给他。 
 
他们自从出生以来并未分开过这么久这么远,所以Loki日复一日祈祷他哥哥平安归来。但他内心深处逐渐开始动摇——他早就知道信仰不能使人刀枪不入,可在Thor可能有危险前他对此不以为意。 
 
那时候神不把猪骨头当天使的遗骸出售,也还偶尔聆听一下信徒的心声;而Loki和Thor被他注意到了,他们间的感情太强烈以至于亵渎了神降于世人的慈爱。或者说这次外敌入侵原本就是神在考验他们的虔诚。 
 
可他们的表现令人失望。前线兄长失踪的消息以讹传讹变成了战死沙场,Loki立即就将二十年的笃定化作了被辜负的暴怒。他打碎了圣像倒光了圣水,杀死了在场所有的牧师。那些人的血液从伤口和地上雕像的双目中缓缓渗出,在Loki离开后淹没了整座城堡。 
 
魔鬼给了受诅咒的Loki翅膀,告诉了他神的用意,让他在仇恨的驱使下不眠不休屠戮其他教徒。他带来的恐怖向东蔓延数百里,可那样的怒火再多鲜血也无法熄灭。人们不再用碎冰来描述某种声音,因为他们更常听到教堂玫瑰窗破裂的声响。野狼的叫声与夜枭的叫声,比起人类临死前的嘶吼也不再凄凉。 
但Loki那失踪的兄弟终于从满目疮痍的战场中站起身来,想要回到他的故里。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还在旅途中招募到了其他战士。他听说了教廷的苦恼,答应以佣兵的身份去消灭新出现的恶魔。经过长久的血战,他和同伴光荣地成为了英雄。” 
 
 
“故事很好,但结局就不能令人满意了。”客人手肘支在梨木桌子边,皱着眉头,嘴角看起来似笑非笑。 
“我只是个开旅店的,又不是吟游诗人。我可以编造他们在骨肉相残阴差阳错的痛苦中同归于尽,不过结局应该就是光明战胜了邪恶,Loki被不明就里的兄长杀死,他沉沦的灵魂饱受轮回的折磨,神惩罚他们的目标达成了。许多人都能想到,许多作者都写过,它变得烂俗而不再可悲——你不会喜欢的。” 
“……那么Thor后来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他是故事的主角,不是读者。而他的故事已经结束了。”高大的旅馆老板耸耸肩,埋头喝了一大口被对面人称为马尿的啤酒润喉,并向那失望的、正要上楼的瘦削背影含混地道了声没回音的晚安。 
 
 
 
然后他以常人不会察觉的眼力,从深色桌布边上小心地捏起了他房客掉落的几丝黑发放在掌心。 
而窗外不远处,城堡钟楼的尖顶正挑着那轮和古时一样的残缺的明月。 
 
 
 
 
 
 
--------------------------------------- 
 
 Acedia 怠惰 
 
 
在某个平凡的早上,命运的三女神照旧给世界之树蜿蜒的根浇了三银杯水。 
而阿斯加德则迎来了盛大的庆典,他们金色的雷神将在今天与约顿的Loki王子完婚。 
Loki为此赠送给亚萨的贵族无数奇珍异宝以换取Thor的消息,用尽手段使自己英俊聪敏的名声传遍九界,最后还设法害死了华纳神族两位待嫁的公主——他变成艳丽的翠鸟吸引貌美的公主追逐然后任她们尖叫着坠落深渊。 
 
一开始王子的婚姻并不像是童话,少年人的尖锐总会误事。Thor同传说中一样自负傲慢,对待Loki好像他是友邦赠送的礼物。不论Loki做何努力,他统统不会放在眼里。后来Loki偶然因为气候不适大病了一场,莫名其妙地扭转了局面。 
用Thor的话来讲就是他原本以为自己讨厌Loki,但看到他躺在床上面色惨白时心里并无厌烦而是充满了焦虑。 
 
自此Loki得到了作为真正恋人的一切待遇,他原本只期盼尊重,但现在无疑拥有了九界中最热烈的感情。诸神都以为与冰巨人的联姻是Laufey国王的主动示好,但其实他机巧百出同Thor结婚无非是因为多年前在亚萨春季白色的庭院中对年少的王子一见钟情。  
他距离成功越来越近,但总觉得无法到达。Loki知道这世间除了变,一切都不能长久羁留。他绝难忍受这种热度消去时的痛楚,自以为是地想出了一劳永逸的主意。他在某个晴朗湿润的夜晚,在Thor同他忘情拥吻的时候,用嘴唇上的毒药让他的王子沉睡在了相爱的顶点。他一直抱着Thor,直到对方的体温变得同风一样凉。从这时起他永远拥有Thor了,从这时起永恒的长河中Thor成为了他的一部分,正如他也成为了Thor的一部分。 
 
之后Loki将Thor的死嫁祸给他的一位兄弟,妄图以佯作的悲痛逃脱诸神的惩罚。然而天父Odin识破了他所有的伎俩,他谴责Loki无耻的污蔑,谴责他的妄念和野心,可最让Odin深恶痛绝的还是他对自己爱子近乎残酷的欺骗。 
战火消融了约顿海姆核心的坚冰,而他们的小王子正被关押在阴暗的囚牢中。他无意向诸神解释他的行为,无意与Odin争辩他的罪名。他们并不配理解他的爱。他抚摸着被刺穿多处不成形状的嘴唇,想象着最后一夜Thor的脸,吞下了当时所用的毒—— 
 
那终于到来的、甜却寡淡的释然的味道。 
 
 
 
 
 
----------------------------------- 
 
梗来源!漂亮的好姑娘@邦妮帮帮你  的梗! 
 
 gula 饕餮 




 
住在森林深处的妖精Loki捡到宝了,就在他小屋门口一棵榕树底下。 
他的屋子是最棒的地精匠人建造的,内部比它看上去大了一倍还多。Loki在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精巧玩意——珍珠雕刻的鼻烟壶,永不凋谢的丁香枝,开片瓷器和暹罗猫,还有装饰着金箔的绿色织锦。 
 
Loki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获得了这些东西,他们的主人被他用美食和净水诱惑,被他用魔法和珍宝诱惑,被他用瘦削白皙的肢体诱惑,心甘情愿地进入了他的小屋——而那正中间有世界上最奢华的壁炉。 
Loki救起了那个不知道从哪来的人,把他带进了自己的门廊、客厅、卧室。他名叫Thor,他的一切都是与众不同的。唯一相同的是他和剩下那些人的终点都将是Loki的小屋。 
Loki不吃人,Loki吃松饼喝不加牛奶的红茶。可他的食粮是人们的感情。每次Loki出现的时候都那么瘦是因为饿得太久,而很快他的脸又会恢复红润——但人们都误会那是因为Loki喜爱他们的陪伴。 
 
迷路至此的Thor为他无须解释的美折服。他的理智使他难以相信在作为王子的二十年中他竟被所有人欺骗,以至于相信世界的真理和奥秘都是无形的。 
他同Loki在林中采集野果,但那安宁的幸福变为了韶光易逝的感慨;他听Loki在午夜朗诵诗歌,可不知为何总是联想到不远处的故土和扑火的飞蛾;他拥抱着自己隐秘的爱人,亲吻他,到他身体深处去,他渴望更多就得到更多,却愈发失落——他不怪罪Loki,而当然这是因为Loki喜欢先把美味的东西吃光——欣喜甜美焦躁酸涩绝望滑腻而悲伤苦涩又饱含余味,甜的东西往往总是保质期短。 
渐渐地Thor日复一日愁眉不展,Loki也不故意激将使他更加痛苦;因为他真正体会到Thor的与众不同。他的感情尝起来总是不纯粹的,一开始Loki频频为此皱眉。但不久以后,他终于不再怀疑自己迷恋上了这种口味,不论是覆盆子的酸甜还是可可粉的芳香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明明日益减少却更加美味无比。每当想到这种味道失去了永不再有,Loki就因为混杂了焦虑的恐慌浑身颤抖。 
 
秋日的红色浆果成熟了第三次,可Loki饿肚子的时节又要来了。Thor由沉默变得麻木不仁,而对于Loki来说,他变得像一只巨大的银色盘子,已经被自己舔得差不多干净了。Loki倍加珍惜这最后的美餐,可Thor最终成为了他的新人偶。 

但Loki没有将他塞进潮湿窄小的储藏室,他看着那英俊的、坐在高背椅中的躯壳,开始面红耳赤,热泪盈眶,难受地弯下了腰。他像往日一样安静地抱住了Thor,徒劳地以为这样子能治好他短暂的消化不良。


end*


评论(4)
热度(12)

© 指极星 | Powered by LOFTER